中国城市竞争力年度报告发布 探索40年城市崛起六大成功密码

经过40年的发展,中国城镇数量的快速增长与规模的快速扩张并存。城市人口的惊人集中和城市社会的加速形成是相互依存的。可以说,中国城市已经从1978年的星星之火,发展到2018年的燎原之火。

6月22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在“中国城市改革开放40年研讨会暨中国城市竞争力报告第16期新闻发布会”上发布了中国城市竞争力课题组第十六次年度报告。今年报告的主题是“40年:城市星火燎原”。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任首席研究员,与内地与港澳台城市竞争力专家共同完成。

报告不仅回顾了过去40年中国城市崛起的宏伟历程中国城市竞争力报告14,解读了城市崛起的成功密码,还分析了当前城市面临的四大严峻挑战。报告发布者倪鹏飞表示,改革开放40年来,总结中国城市发展经验,探讨发展动力,对中国乃至世界城市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现场,国家发改委城镇与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任许琳直言,“40年,城市中的星火已燎原”的题目特别好。“改革开放40年有很多值得铭记、关注和总结的事情,但最耀眼的或许是中国的城镇化。”

中国人民大学资本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叶玉民表示,今年的《中国城市竞争力报告》在高度重视效率的同时,也非常重视城市宜居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竞争力。要想提高竞争力,就必须注重效率、宜居性和以人为本的经济发展。” 在她看来,这不仅仅是一份报告或一项研究成果,而是一项全国性的城市发展。很好的指南。

那么,如何解释中国城市的崛起?有没有要遵守的规则?未来城市应该如何发展?能否攻克城镇化“上半场”的诸多难题?我们试图从报告中寻找答案。

经济格局:南北分歧加剧

进入城市时代,中国城市总体在崛起,但并非“步调一致”,竞争力自然会有所不同。

报告通过课题组长期研究,按照指数最小化原则,构建了城市综合经济竞争力指数、宜居竞争力指数、可持续竞争力指数,即全国294个城市的综合经济竞争力指数。 2017年内地、港澳台地区。对289个城市的宜居竞争力和可持续竞争力进行了研究。

从排名来看,2017年综合经济竞争力指数前十位分别是:深圳、香港、上海、台北、广州、北京、天津、苏州、南京、武汉;可持续竞争力指数前十名分别为:香港、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杭州、南京、武汉、澳门、成都;宜居竞争力指数前十位分别为:香港、无锡、杭州、广州、南通、南京、澳门、镇江、宁波、深圳。

报告认为,经济发展仍然是所有城市发展的基石。从前十名城市的区域分布来看,总体分布格局与2016年基本持平。中部地区,仅武汉仍位列前十名城市名单。此外,其他城市基本分布在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和港澳台地区。

倪鹏飞说,中国城市的成功表明,很多问题的解决首先要靠经济来解决,而经济发展是解决城市一切问题的基础。“这是中国崛起40年最重要、最成功的经验。”

在他看来,只有经济发展了,“蛋糕”做大了,贫困、住房等问题才能得到更好的解决。”

在可持续发展方面,《中国城市竞争力报告》研究组成员徐海东表示,总体来看,大多数城市都热衷于提高可持续竞争力,城市之间的可持续发展竞争也越来越激烈。凶猛的。城市可持续竞争力显着提升。其中,成都的排名比去年上升了三位,首次进入前十名,成为西部地区可持续发展的主要代表。

在宜居竞争力指数方面,长三角地区、珠三角地区和港澳台地区分别有6个城市、2个城市和2个城市进入前十。对此,徐海东解释说,中国城市宜居竞争力水平的差异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扩大,空间分化趋势进一步加剧。竞争力差距已成为当前中国城市发展进程中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除香港、深圳、广州、南京外,4个城市同时进入三个榜单前10名,只有北京和天津进入“综合经济竞争力指数”前十名。北方城市单榜,南方城市表现不俗。无疑更加引人注目,这也印证了报告的判断——中西部核心城市崛起,南北分化加剧。

需要指出的是,由于今年年初公布的天津滨海新区GDP“挤水”,天津的经济竞争力可能会受到很大“损害”。

人口流动:“北雁南飞”成新趋势

本报告还从城市的视角观察中国的经济集聚、人才竞争和产业迁移,分析了过去40年中国城市发展的特点。不可忽视的变化之一是城市间产业空间的重构,如华东一体化趋势愈演愈烈。

一方面,从城市群之间的分析来看,制造业集中在中心城市群,高端服务业集中在东部发达城市群,制造业在非城市群集中。在城市群中。另一方面,就城市群而言,成熟的城市群中的核心城市往往是高端服务业,制造业向周边地区扩散。

可以说,经济、人才、产业等指标一直是衡量一座城市“实力”的关键。尤其是去年以来,城市间的“人才争夺战”,让城市间的“要素”竞争愈演愈烈。重要的。

人口流动方面,中部地区人口持续回流,东西方融合趋势加强,“北雁南飞”成新趋势,城市间人才争夺战打响。变得越来越凶猛。

“人口竞争成为城市竞争的新战场。” 当前,随着中国人口红利耗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城市发展的动力也变成了创新驱动。因此,人的聚集就显得尤为重要。“谁拥有人口,尤其是人才,谁就拥有在城市竞争中获胜的最大筹码。” “中国城市竞争力报告”研究组成员沉力说。

报告数据显示,不同于以往的“人才东南飞”,“北雁南飞”已成为新一轮人口流动的标志性趋势。2013年至2016年,北方六大城市群中3个城市群人口增速出现负增长;相比之下,南方六大城市群的人口平均增长率明显高于北方和长三角。人口增长率甚至高达4.97%。“这充分表明,中国人口正在从北方地区向南方地区转移。” 沉力说道。

在他看来,“北雁南飞”的主要因素在于两个方面。一是经济发达、工业密集的南方省份始终保持对外国人的持续吸引力。沉力解释说:“特别是随着高端制造业的发展和工业智能化的发展,对技术人才的需求不断增加,人才也在不断流动。”

更重要的是,随着城市化水平的提高,人们对居住环境质量的要求也在不断提高。因此,南方省份优越的人居生态环境也是增强对外来人口特别是北方人口吸引力的重要原因。

成功密码:、 和 Fuel

在更长的时间维度上,可以更直观地看到中国城市的变化。

例如,从1978年的190多个城市、2000多个小城镇到今天的600多个城市、20000多个小城镇,实现了大量发展和规模扩张;城镇化率从1978年的17.9%提高到去年的58.52%;预期寿命从 1978 年的 68 岁增加到 2017 年的 76.5 岁;城市微观经济和社会治理逐步迈向现代化…

这样的成就被称为“奇迹”,更重要的是,“中国告别了城乡一体的农业社会,经历了以农业为蓝底的城乡划分城乡划分”。以城市为蓝色背景的农村社会。”倪鹏飞说。

问题是,为什么中国城市的崛起是最近 40 年,而不是最近 100 年或 400 年?报告认为,根本原因在于改革开放。具体来说,就是“发一势,两比一,三杠杆”。

倪鹏飞打了个比方:“一个动力”是行为主体追求自我发展的动力。这种自私的追求中国城市竞争力报告14,堪称中国城市燎原之火;“两个竞争”是市场竞争和政府竞争。“春风”吹着火;“三个杠杆”分别是全球分工、农民工、非农集聚,可视为“燃料”。

他特别提到,不仅地方政府之间的竞争是中国崛起的重要原因,中国政府与世界各国政府的竞争也是中国崛起的关键。

“至少在过去的40年里,重要决策是非常正确的,包括战略目标、战略路径、改革目标、开放目标等等。我们是参与全球竞争、确保城市崛起和城市崛起的受益者。”倪鹏飞表示,这也给其他国家的城市带来了一些挑战,使其不得不调整竞争战略,参与改善城市环境(营商环境、生活环境)。

关于“杠杆”,报告指出,20世纪改变世界的是全球分工和新技术革命,但推动中国城市崛起的更重要力量应该是全球分工、移民工人和非农业聚集地。“这三个杠杆可以说是中国过去40年所独有的。” 倪鹏飞说。

对此,与会多位专家表示赞同。广州市社科院院长张跃国更直言,“报告提出城市火灾的一个重要燃料是农民工,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正确的结论。”

的确,1978年农村改革的成功释放了巨大的劳动力过剩。同时,随着教育质量的快速提高,劳动力的整体素质也有了显着提高。未来,如何解决这部分进城劳动力的市民化问题,将是城镇化“下半场”的重点。

谨防风险:泡沫、失衡和碎片

当然,繁荣并非没有风险和危机。比如,泡沫还在扩大,失衡还在继续,分化还在加剧。

报告指出,追求城市过快增长,必然会造成虚假繁荣,过度乐观的脱离现实的虚假需求和脱离现实的供给能力必然导致和放大城市化泡沫。同时包括人、地、城、城的城镇化及其之间的不平衡,城市经济、社会、文化、环境的不平衡,以及城乡之间、城市之间的不同区位,和城市内。它们之间的过度分化也在继续。

这些无疑是亟待解决和解决的问题,需要进一步探索和改革。

会上,叶玉敏从“人”的角度提出了对新旧动能转换的新认识。“在这个时代,高科技产业是新的推动力,说的没错,但谁来创造呢?从要素来看,我们认为,人力资本已经成为继物理之后中国现代化的新动力。”首都。” 她解释说,新动能行业需要更多的高素质劳动力,从行业1.0到行业4.0,最基本的体现是工程师占比不断提升,“在在技​​术大进步的背景下,行业4.会不会影响就业,就看能否培养工程师了。如果行业 4.

叶玉民表示,进入工业化中后期必须伴随劳动力的大规模培养,而人力资本的积累是城镇化的事情。“进入城镇化高质量发展阶段,基本前提是人们过上优质生活,人力资本积累是人们过上优质生活的基本前提。”

的确,城市是人的。经过40年的高速发展,城镇化必须从追求GDP增长转向以人为本。正如国务院参事、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理事长邱宝兴所说,下半年的城镇化必须遵循城镇化的内在规律,同时在这个过程中,“上半年”必须付出,“我们要抓紧克服困难,弥补这个不足。”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还提出,影响发展的正面和负面外部力量是可变的。必须清醒地看到,40年来中国城市的崛起并非靠原始创新,中国在主要领域还没有掌握核心技术,缺乏核心竞争力。与此同时,中国不仅面临着先发国的抑制,也面临着后发国“挖墙”的竞争。在全球化和智能化日新月异的时代,每一个城市,不仅不进则退,发展慢也会失败。,“中国城市要不断前行”。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73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