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粮食供应出口禁令殃及全球40车小麦(1)_国内_光明网

解决当前全球粮食供应问题的关键不是生产,而是分配。

美国非法驻扎在叙利亚的军队最近上了一次可耻的盗窃热搜,但这次不是石油,而是40卡车小麦。 >>详情“非法驻叙利亚美军偷走叙利亚粮食资源”

美国一向嚣张跋扈,关心最普通的庄稼的士兵,确实少见。但荒谬的背后往往是残酷的现实,因为此刻担心粮食的显然不仅仅是美国人: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要求大幅增加该国的粮食产量;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与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电话,表示将与各方共同努力,确保乌克兰粮食顺利通过黑海出口;英国出台了一项粮食安全计划,以确保粮食供应……

农产品出口禁令席卷全球

海南鸡饭不仅是我国南方的名菜,也是东南亚各国的名菜。尤其是在新加坡,当地人说:“新加坡不能没有海南鸡饭,就像纽约不能没有披萨一样。”

然而,这种物美价廉的食物却越来越“远离人群”。一方面,鲜鸡价格持续上涨,导致蔬菜价格上涨,公众消费困难;另一方面,当地商贩尝试用冷冻鸡肉代替新鲜鸡肉,大量人抱怨味道更差。

这与马来西亚近期禁止出口活鸡密切相关。从6月1日起,马来西亚全面禁止活鸡、冷冻鸡和加工鸡肉食品的出口。传统上,新加坡至少有三分之一的鸡肉进口来自马来西亚。

面对新加坡人的抱怨,马来西亚也表示无奈。由于活鸡成本和零售价格不断上涨,必须优先保障国内供应。

图片[1]-全球粮食供应出口禁令殃及全球40车小麦(1)_国内_光明网-唐朝资源网

“海南鸡饭危机”引发国际热议。来源:美国全国广播公司

在欧亚大陆的另一边,在英国,可以称为当地“国粮”的炸鱼薯条正面临着鱼和食用油短缺以及天然气价格上涨的危机。用英国炸鱼薯条联合会主席 Andrew Crook 的话来说,全英国 10,000 多家炸鱼薯条餐厅中约有 3,000 家可能会倒闭。

炸鱼薯条中使用的鳕鱼大约 40% 来自俄罗斯,大约一半的葵花籽油从乌克兰进口。然而,在葵花油进口受阻后,用来替代葵花油的棕榈油价格也翻了一番。主要原因是全球最大的棕榈油出口国印尼,为了保证国内供应,从4月底开始禁止棕榈油出口。

随之而来的对新出现短缺的担忧正在全球蔓延,就像倒​​塌的多米诺骨牌一样。事实上,今年以来,全球已有20多个国家和地区相继出台了小麦、玉米、面粉、西红柿、植物油、豆类等农产品出口禁令。

在南亚,印度为应对国际食品价格上涨引发的民生危机,对小麦实施出口禁令,而巴基斯坦则鼓励人们每天少喝茶,以节省进口食品和其他必需品的外汇。中亚地区,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国相继禁止食糖出口,以稳定国内食糖价格。在中东,黎巴嫩甚至禁止出口冰淇淋和啤酒。 >>详情《一说“养活世界”就严禁小麦出口的印度为什么突然变了?

价格上涨和农产品短缺正在世界许多地方酝酿焦虑和危机。在阿富汗,刚度过寒冬、缺衣少炭的人们,正面临着六个月内米面价格上涨超过100%,全国近半数人口面临饥饿的困境。在斯里兰卡,物质短缺和街头暴力正在以一种让人想起 10 年前的阿拉伯世界的方式,对一个享有多年和平的国家造成重创。在东非,联合国警告称,索马里、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等国家的近 2000 万人面临粮食危机,其中包括超过 700 万严重营养不良的儿童。

冲突和气候变化威胁供应

在多国禁止农产品出口的背后,粮食、食用油等农产品价格大幅上涨。四个月来,乌克兰旷日持久的战火阻碍了粮油出口,随后的制裁和反制裁进一步加剧了粮油短缺引发的恐慌。截至5月,国际市场小麦价格上涨约60%,推高面包、面条等各类面食价格和食品行业经营成本。葵花籽油价格在亚洲大部分地区至少翻了一番,在欧洲部分地区甚至上涨了 1,000%。

俄罗斯和乌克兰是国际市场上最重要的农产品供应国。 2020年的数据显示,俄罗斯是全球最大的小麦出口国,占国际市场小麦供应量的近20%,乌克兰排名第五,占比9%。同时,乌克兰供应的葵花油约占全球的一半,俄罗斯出口的葵花油也占到20%左右。

但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占全球小麦市场供应量近30%的出口渠道被阻断。东欧最大的粮食出口港口敖德萨因两国战争陷入瘫痪。乌克兰试图向欧洲国家出口粮食以换取外汇,但运输能力和成本难以与传统海上航线相提并论。联合国在 5 月下旬估计,近 2500 万吨谷物滞留在乌克兰。 >>详情《俄乌冲突“长期”发展 全球粮食危机出路何在?》

图片[2]-全球粮食供应出口禁令殃及全球40车小麦(1)_国内_光明网-唐朝资源网

乌克兰面临小麦出口困难。来源:金融时报

俄罗斯的粮食出口面临另一个困境。由于西方在金融保险、物流和航运等方面的严厉制裁,其他国家很难正常从俄罗斯购买粮食。一方面,国外买家与俄罗斯的粮食贸易面临结汇困难;另一方面,西方保险业限制和拒绝与俄罗斯有关的保险政策,而国际贸易则要求相关船舶投保。因此,即使是从俄罗斯购买粮食,也很少有船公司敢接单运输。

更重要的是,俄罗斯和乌克兰的粮食主要买家高度相似,主要来自埃及、土耳其、孟加拉国、巴基斯坦等中东和南亚国家。这些国家的共同特点是外汇有限、人口众多、经济脆弱性高、对外依存度强。一旦粮油等大宗商品价格飙升,甚至出现供给问题,国内民生负担必然加重,甚至引发社会动荡。此外,帮助解决全球粮食短缺问题的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每年从乌克兰购买大约一半的小麦。

由于粮油供应问题如此重要和紧迫,粮食出口问题已成为俄罗斯与西方相互批评的重要领域。西方试图将责任全部推给俄罗斯,进一步孤立俄罗斯,占领道德制高点。俄罗斯表示,粮食问题不是单一因素造成的,西方的制裁是问题的关键。

事实上,早在俄乌冲突之前,由于燃料和能源价格高企、干旱和大流行的影响,农产品价格就已经处于历史高位。

农产品贸易需要恢复平稳

据国际粮食理事会分析,近年来全球粮食产量保持增长态势,总体生产和需求总体平衡。今年,全球粮食产量很可能再创历史新高。即使今年乌克兰的种植不能有效进行,减少的部分仍然可以由其他国家来填补。国际食品政策研究所的一项研究显示,俄乌冲突爆发后,以食品热量计,限制出口的食品占世界贸易总额的17%左右,与当年的水平相当。 2007-2008 年全球粮食和能源危机。也就是说,解决当前粮食供应问题的关键不是生产,而是流通。

以依赖进口小麦的黎巴嫩为例。该国传统上将俄罗斯和乌克兰视为其小麦进口的主要来源,现在被迫寻找新的进口来源。从全球粮食生产来看,俄罗斯和乌克兰并非不可替代,但由于农产品出口禁令和价格上涨的交替,持有外汇的黎巴嫩一时间无法找到替代的粮食来源。

图片[3]-全球粮食供应出口禁令殃及全球40车小麦(1)_国内_光明网-唐朝资源网

食品价格上涨对黎巴嫩和其他中东国家造成了沉重打击。来源:韩国电信

循环不畅造成的供应问题不仅发生在发展中国家,也发生在发达国家。去年底,日本出现“薯条荒”。一些麦当劳商店只提供少量薯条。麦当劳日本公司解释称,该公司大规模进口的北美土豆是从加拿大温哥华港转运的,但由于港口附近洪水导致铁路线路中断,造成延误。

可以说,保障农产品国际流通畅通,不仅有利于解决多地供应问题,也有利于缓解市场紧张,有利于国际粮价恢复正常。

但这并不容易。一方面,俄罗斯不仅是国际市场上重要的农产品供应国,还是与粮食生产密切相关的能源、化肥等原材料供应国;导出。

因此,关键是要把粮食供应与地缘政治问题“脱钩”,确保农产品及相关物资的国际贸易自由畅通。目前,巴西、印度等国已决定无视制裁风险,从俄罗斯进口化肥,而欧洲因地缘政治因素仍面临化肥危机。可以肯定的是,在全球粮食安全挑战面前,各国很难独善其身。

相关报道:这波全球粮食危机会继续上升吗? (新京报)

一些粮食自给能力不足的发展中国家已经陷入粮食危机,地区冲突、气候灾害、经济波动将导致区域粮食危机演变为全球粮食危机。

▲6月8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左)在联合国全球粮食、能源和金融危机应对小组报告发布会上发表讲话。图片/新华社

文字 |苏丽娜

6月8日,联合国全球粮食、能源和金融危机应对小组发布报告称,受乌克兰冲突等因素影响,全球正面临21世纪以来最严重的生活成本危机。为迎接挑战,国家和人民需要提高应对危机的能力。

近日,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呼吁国际社会迅速采取果断行动,应对俄乌冲突可能引发的粮食危机。古特雷斯表示,如果乌克兰和俄罗斯的粮食和化肥不能重新进入国际市场,粮食安全问题就没有有效的解决办法。他将继续尽一切努力推动通过对话结束俄乌冲突。

毫无疑问,2022年,世界将迎来“饥饿年”。全球饥荒正在酝酿,一些国家已经在经历粮食危机。

从联合国粮农组织公布的全球食品价格指数来看,2021年全球食品价格已经处于高位,较2020年上涨28%。春季以来,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冲突愈演愈烈,全球食品市场进入剧烈震荡期。持续上涨的全球食品价格再次上涨。 5月份,食品价格指数同比上涨22%。仅从物价指数来看,俄乌冲突将推高2021年已经处于高位的食品价格约20%。

不断上涨的高粮价加剧了发展中国家和弱势群体的生存困境。粮食危机这个似乎早已淡出现代视野的词,也成为全球舆论关注的焦点。过去两年,全球遭受严重粮食不安全的人口翻了一番,从大流行前的 1.35 亿增加到 2.76 亿。

世界粮食计划署已发出警告,38 个国家至少有 4400 万人处于饥荒边缘。截至2022年5月,20个重点监测区域粮食安全形势持续恶化;据估计,到 2030 年,全球约 8% 的人口,即 6.6 亿人可能面临长期饥饿。

俄乌冲突加之产量下降、供应停滞、粮价飞涨,导致世界饥荒人口比例持续上升,加剧了弱者落入“贫困陷阱”的风险。安全。

1

俄乌冲突加剧食品市场供需矛盾

俄罗斯和乌克兰是世界主要粮食生产国,在世界粮食贸易中占有较大比重。世界上超过30%的人口以小麦为主食,仅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小麦就影响了约50个国家的粮食安全状况。

俄乌冲突及随后的连锁反应影响了全球粮食供应的稳定。最直接的影响是两大粮食主产区均减产。

乌克兰农业部估计,2022 年春播的面积将仅为往年的一半左右。同时,由于人力和化肥的短缺,乌克兰的亩产将急剧下降。冲突导致港口封锁和航运中断,严重扰乱了从黑海到地中海的食品顺畅流动。俄乌冲突爆发后,黑海和亚速海港口的封锁导致预出口的1350万吨小麦和1600万吨玉米无法通过运输渠道。

化肥和燃料价格继续快速上涨,进一步抬高粮食生产和运输成本,导致市场零售价格快速上涨。从经验来看,由于成本传导效应,年底全球粮食市场零售价将上涨10%至15%左右。

俄罗斯和乌克兰供应的急剧下降也将加剧其他生产国的贸易保护主义步伐。 2021年,美国、加拿大、巴西等产粮大国都将遭受气候灾害,导致粮食减产严重。为应对可能发生的全球粮食危机,各国往往会增加本国粮食储备,限制粮食出口。 3月以来,越南、印度、哈萨克斯坦等产粮国相继出台粮食出口禁令;在乌克兰暂停玉米出口后,阿根廷和美国也减少了玉米出口供应。恐慌性囤积库存正在迅速蔓延,这反过来又加剧了全球粮食供应短缺。

然而,尽管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冲突给全球粮食市场造成了冲击,但国际政治事件对粮食系统的影响大多是短期的。全球其他产区增产,大米等粮食大丰收,将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全球粮食危机的恐慌情绪。考虑到下半年市场恐慌情绪将逐渐消退,预计今年年底至明年全球食品市场将出现剧烈波动。会逐渐稳定下来。

但从目前全球粮食产供销形势来看,全球粮食价格将在一段时间内保持高位,全球粮食危机风险不容忽视。

▲6月1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呼吁国际社会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采取迅速果断的行动,应对俄乌冲突可能引发的粮食危机。图片/新华社

2

产供销困境是区域粮食危机的主因

俄乌冲突对全球粮食供应网络造成巨大冲击,地区不确定性后续影响仍在持续。从目前全球粮食产供销形势看,粮食形势不容乐观。

全球粮食产量整体下降是全球粮食紧张局势的一个关键因素。受气候变化影响,近年来许多产粮国遭受气候灾害,导致粮食减产不同程度。粮农组织《粮食展望》的统计数据显示,2022年,全球谷物总产量将出现四年来的首次下滑,同比减少1600万吨。预计 2022 年全球小麦产量将下降 0.8%。

与产量下降的频率相同的是贸易量的萎缩。今年,全球粮食贸易量创三年新低,同比下降2.6%。全球政治经济形势不稳定,恐慌情绪蔓延,各生产国限制出口政策加剧,粮食进口国采购难问题突出。依赖乌克兰粮食供应的埃及和阿尔及利亚不得不开辟新的进口渠道,转而从阿根廷和印度采购小麦。但粮食抢购将引发新的连锁反应,迫使生产国进一步提高出口限制门槛,加剧全球粮食供应短缺。

生产和贸易的双重收缩,使得持续上涨的全球食品价格飙升。 2021年,全球粮价进入高位运行状态。 2022年3月,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食品价格指数(FFPI)跃升至199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谷物等主食价格指数创历史新高。 5月份,粮食价格指数再创新高,同比上涨29.7%。国际小麦价格处于 2008 年全球粮食危机以来的最高水平。

产供销问题叠加,使区域粮食危机严重,许多非洲国家陷入粮食危机状态。

新冠疫情以来,全球已有27个国家经历了粮食危机,今年预计将有38个国家遭遇粮食危机挑战。粮食危机预警数据(IPC全球平台)显示,2022年,许多发展中国家将面临粮食不安全威胁。

▲4月20日,工作人员在英国伦敦的一家“食物银行”整理货架。 “食物银行”是一个为穷人提供免费食物的慈善组织。食品已接近保质期,主要由个人和商店捐赠。图片/新华社

3

谨防区域粮食危机升级为全球危机

区域粮食危机持续蔓延,引发全球粮食危机的可能性和风险不断增加。本轮区域粮食危机与区域冲突、气候灾害和经济下行压力产生共鸣,引发大量次生灾害和社会动荡,加剧全球饥荒蔓延,增加全球粮食危机的可能性。

冲突是饥荒蔓延的主要因素。据世界粮食计划署报告:2020年,地区冲突将影响23个国家近1亿人的粮食安全。预计到 2050 年,全球因社会动荡而流离失所的人数将增加到 1.43 亿。

非洲萨赫勒地区安全局势持续恶化,影响布基纳法索、尼日尔、马里等国粮食生产和供应;受东北地区动荡影响,尼日利亚农业生产受到严重破坏;索马里、南苏丹和也门等国家的粮食供应危机。 2021 年,埃塞俄比亚面临粮食危机,但由于武装冲突,到 2022 年 3 月,只有约 10% 的援助将到达目的地。

极端天气的频繁发生也是全球粮食危机的主要因素。近年来,暴雨、热带风暴、飓风、洪涝、干旱等极端天气频繁发生,对全球粮食生产造成极大破坏,加剧了生态脆弱国家的粮食不安全状况。

经济波动也会影响全球粮食安全。全球粮食市场金融化程度不断加深,各国货币财政政策、全球金融投机等因素将影响粮食价格。通货膨胀提高了化肥、能源、种子和其他农业材料的成本,增加了世界各地小农的生产负担。全球供应链受阻将加剧供应成本,增加终端零售食品价格上涨。

目前,109 个发展中国家的 13 亿人仍然生活在贫困之中,全球 5 亿小农无法过上体面的生活。经济动荡使弱势群体难以维持健康安全的饮食。经济停滞和下行压力将首先传递给贫困人口,将更多家庭推入贫困线以下。但是,任何一个地区的动荡都会通过全球化的复杂网络传导至世界各地,粮食危机引发的难民潮、失业潮和贫困潮也将侵蚀所有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发展基础。

▲4月20日,马耳他斯利马一家面包店的员工制作传统马耳他面包。店主说,得益于政府的补贴,马耳他面粉价格没有明显上涨,面包价格也没有变化。图片/新华社

4

多边合作防止全球粮食危机

一些粮食自给能力不足的发展中国家已经陷入粮食危机,地区冲突、气候灾害、经济波动将导致区域粮食危机演变为全球粮食危机。

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和农业现代化的不断深入,总体而言,全球粮食生产和供应总量能够满足全球人口的需求,并且在没有全球性灾难和共振的情况下以同样的频率,它将影响所有国家的全球粮食危机不太可能被触发。但全球粮食供需存在区域不平衡,“普遍丰富、局部短缺”的矛盾突出。

当前,要协助陷入粮食危机的发展中国家尽快纾困,加强多边协调机制​​,限制恐慌蔓延,防止局势恶化。

短期内,国际社会应团结起来,加强协作。积极利用粮农组织、世界粮食计划署等国际组织的粮食援助机制,帮助遭受粮食危机的国家。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技术援助,增强其危机预警能力,确保灾区农业生产不受影响。

从中期来看,应加强生产国之间的政策协调。通过政策协调减少各主体之间的信息不对称,防止“信息孤岛”造成的恐慌蔓延。当局部发生粮食危机时,很容易催生“一国禁运、多国关关”和粮食抢购现象,间接加剧了全球粮食供应的稀缺性。全球粮食产销国之间虽然有信息交流机制,但运行并不顺畅。要增加产销国之间的信息交流,减少产供销各环节的信息不对称,避免不必要的恐慌。

从长远来看,是构建全球粮食系统的系统性韧性,使其能够有效应对各种系统性风险。现有的粮食危机反映了当前全球粮食生产、供应和营销体系固有的脆弱性。这种脆弱性的周期性给全球发展和减贫带来了巨大挑战。运用新技术、新组织、新模式,从生产、供给、消费等多个维度提升粮食体系的公平性,增强发展中国家和弱势群体的抗风险能力。

5

我国坚持粮食生产“我本”政策

值得注意的是,我国始终坚持“以我为中心”的粮食生产方针,将饭碗牢牢握在自己手中。小麦和大米两大口粮基本自给自足。全球粮食市场波动对我国粮食安全影响有限。但国际市场粮价持续走高,也将给国内粮价和整体物价水平带来较大压力,稳定市场难度加大。

面对全球粮食市场复杂系统的独特风险和不确定性,需要采取系统性、系统性的措施应对,完善粮食安全风险预警和风险防范预案,确保风险在全球粮食市场上可以快速捕捉,及时响应。坚持生产自主,加强粮食生产要立足国内,以科技创新为引领,加快推进粮食生产和农业生产现代化进程,提高国内粮食产供销的韧性。

同时,还应积极参与全球粮食安全治理,提升我国在全球粮食市场的影响力和话语权,为防范全球粮食危机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为维护全球粮食安全贡献力量。

点击进入主题:

今日热点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94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