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岁的屠呦呦还不是中科院院士,她说什么?

呦呦获得诺贝尔医学奖后,她“无博士、无院士头衔、无海外经历”的特殊身份受到广泛关注。如何评价她身后众多研究人员的贡献,也引起了争议。

There has been a long of ‘s “” Tu ‘s to be as an .有人认为,一个在美国获得最高医学奖的科学家不能被评为中国院士,并不是出于学术原因。人民网2011年的一篇评论强调,屠呦呦除了“不善交际”外,还“比较直言不讳,讲真话,不能拍马屁。例如,在会议或个人谈话中,她同意立即发表意见。” 不同意就直说吧,不管对方是老朋友还是领导。”

然而,学术界对屠呦呦的质疑也不乏其人。 2009年,屠呦呦发表她主编的《青蒿素类药物》后,还参与了“523”项目,为青蒿素分子结构的改造做出了关键贡献。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研究员李颖撰文。 “这本书的许多部分歪曲历史,无视当今现实,严重误导读者,”他说。

其实,早在2011年,获得拉斯克医学奖之后,屠呦呦就亲自谈过这个问题,态度平和了很多。

她说青蒿素项目不是一个人做的,而是一个团队做的。这是一个大型的合作项目,是许多人参与的结果。这个荣誉不仅属于她个人,也属于这群中国科学家。

The Rao Yi also wrote an about Tu ‘s to be as an .他说:屠呦呦对青蒿素的发现确实起到了关键作用,但青蒿素的研究过程复杂,“从头到尾经常出现矛盾”。如果有一天屠呦呦被普遍认可从屠呦呦获奖看我国科研环境,“我希望中国人不要单纯地崇拜英雄,认为他们是完美的。他们不是,也没有人是。”

屠呦呦(资料图)

以下是人民日报2011年11月的报道:

屠呦呦,两个月前还只是中国中医科学院的一名普通研究员,现在,她成了新闻的主角。因为她获得了美国拉斯克医学奖,因为这个奖项是中国生物医药行业迄今为止获得的最高世界级奖项。

除了掌声,还有很多不同的声音。作为一个团队项目,屠呦呦是否有资格以自己的名义获奖? “墙内花,墙外香”的现实,让人对中国科研成果的评价体系产生了一些质疑。

而今天,屠呦呦和她的同事们或许会给我们一些答案。

在15日召开的中国中医科学院2011年科技工作会议上,屠呦呦研究员被授予中国中医科学院突出贡献奖,她领导的青蒿素研究团队也获得100万元奖金。此前,屠呦呦获得了美国2011年拉斯克临床医学研究奖,这是迄今为止中国生物医药行业获得的最高世界级奖项。

从幕后到舞台中央,81岁的屠呦呦冷静地说,总结过去40年的工作,我认为科学应该实事求是,而不是为了名利。

三个“第一”,让她赢得拉斯克奖杯

带着沉重的拉斯克奖杯,屠呦呦在褒贬不一的面前保持冷静。

1967年,我国组织全国7个省市开展包括中草药在内的抗疟药物研究,筛选了4万多种化合物和中草药从屠呦呦获奖看我国科研环境,但均未取得阳性结果。 1969年,中国中医药研究院接任后,屠呦呦担任科技组组长。

自1969年1月以来,经过380多次实验、190多份样品、2000多张卡片,她查阅了大量文献,借鉴古代医学经验,设计了多种提取方法。青蒿素终于在 1971 年被提取出来。

用乙醚提取青蒿素,这看似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提取过程,却是拉斯克看重的开拓精神。

青蒿素研发成功后,无论是申请国家奖项,还是获得国外奖项,都有不同的声音。经过认真调查,美国拉斯克奖的评委们在上一份官方文件中表示,他们对屠呦呦发现青蒿素表示赞赏,而获奖的关键是三个第一:第一个将青蒿素带入“523”项目,第一个提取100%活性的青蒿素,第一个将青蒿素应用于临床并证明其有效性。

中国中医科学院张伯礼院士说,这三个第一等于第一。

初始化只是开始。屠呦呦认为,中药成分复杂,杂质多。如果不掌握规律就盲目提取有效成分,就无法最大限度地提取有效成分。因此,这需要研究人员不断试验、改进方法、不断发现。

但是,如果这些发现没有突破,青蒿素可能还没有被提炼出来。起初,屠呦呦使用了北方种植的青蒿,但实验效果并不明显。通过反复实践,她发现青蒿中青蒿素的含量与产地有关,南方的青蒿素含量高于北方;青蒿素的抗疟功效也与该药的部位密切相关,茎干不含抗疟物质,叶子是药用部位;叶子与收获季节也有很大关系。只有夏秋季叶茂盛时,青蒿素含量最高。

不断研究发现,屠呦呦说,只要国家需要,我一定要坚持。

中医药研究应该推倒围墙,实现真正的合作

其实,从屠呦呦获奖开始,就一直存在争议:“523”项目是集体项目。屠呦呦一个人获奖?

屠悠悠没有争辩这样的说法,脸上带着笑意。她说,青蒿素项目不是一个人做的,而是一个团队做的。这是一个有很多人的大型合作项目。共同参与的结果。甚至我的团队也有很多人参与。

“523”工程是当时国家系统联合攻关的典范。从青蒿素的提取到结构的确定再到临床验证,无不体现着集体团结协作的力量。在拉斯克颁奖典礼上,屠呦呦表示,这个荣誉不仅属于她,也属于中国科学家群体。

图片[1]-85岁的屠呦呦还不是中科院院士,她说什么?-唐朝资源网

是的,屠呦呦从不否认,这样的科研工作不是一个人就能完成的,很多科研人员、省市都参与其中并做出了贡献。

张伯礼认为,美国已经筛选了超过30万种化合物,但还没有找到理想的抗疟成分。屠呦呦的成功进一步凸显了我国中医药的优势。根据经验,在研究新药的时候,风险越来越高,研发新药就像大海捞针。在5000年中医经验的指导下开发新药,更像是在锅里甚至碗里找针,成功率往往高于完全从新旧化合物中找到。

正如屠呦呦所说,成功也得益于祖国医药大宝库。在张伯礼看来,面对这个宝库,只有团结多学科力量,共同攻关,才能有所突破,才能有所进步。

拆墙开院,成了张伯礼的信念。整合国内外科技资源,培养与引进相结合,促进科技资源优化配置和开放共享,共同攻关,实现共赢。这也是中医药研究院管理体制改革的当务之急。

卫生部副部长、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表示,中医药科研需要推倒组织的围墙,创新体制机制,树立真正意义上的合作研究,取得丰硕成果。结果,开拓了大市场。这是中医药科技重大项目实施的必然趋势,也是科研体制改革的必然选择。

如何评价“三无”科学家的科研成果

有人说屠呦呦是“三无”科学家:没有博士学位,没有院士头衔,没有海外经历。屠呦呦获奖后,争议最大的方面是我国的科研成果评价体系。

图片[2]-85岁的屠呦呦还不是中科院院士,她说什么?-唐朝资源网

1960年代,由于疟原虫对奎宁类药物产生耐药性,全球100多个国家的2亿多疟疾患者面临无药可救的局面,死亡率急剧上升。更严重的是,当时美国和中国都没有研制出有效的抗疟成分。

1969年,39岁的屠呦呦奉命抗击疟疾。

“只有以需求为导向,以问题为驱动,才能取得科学成功。”屠呦呦告诉记者,如果你说自己没有问题意识,那不是为了解决问题。过去。

40多年的潜心研究,将青蒿提取物的抗疟抑制率从零提高到100%。屠呦呦的同事、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所长蒋廷良研究员表示,为保障患者用药安全,屠呦呦还带头与课题组同志一起组从动物实验过渡到临床实验时进行自我测试和验证。青蒿素的安全性。为了获得第一手临床资料,她亲自到海南疟疾区,在高温酷暑下奔跑,给病人喂药,整天守在病床边观察病人的反应和疟原虫血液涂片检查的结果。首例30例患者在困难情况下康复成功。

中国中医科学院副院长刘宝彦说,“科学研究应该以满足人民群众的需要为目标。你研究的时间长,花的钱,文章的数量你发表了,但最后什么都没有解决,就是没有研究。我们不是一味的做高级的基础研究,而是解决问题。”

中医药不仅是中国的,王国强说,“它可以产生结果,并将其转化为结果。它是检验科技成果创新实际产品的重要标志,特别是在生命科学领域,为人民的健康生活做出贡献。”

“希望我的奖项能够带来新的激励机制,鼓励大家更好地工作,产生更多成果,造福世界人民。”这是屠呦呦的心愿。 (记者王军平)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06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