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3大案纪实」前四川首富黑社会团伙刘汉集团覆灭记

5月23日上午,四川彭州,遇难者周正墓前,姐姐周厚荣再次来看望哥哥。这一次,周侯容要告诉弟弟的,是国家重大案件一审判决的结果——

刘汉、刘伟因组织、领导黑社会、故意杀人等罪名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图片[1]-「403大案纪实」前四川首富黑社会团伙刘汉集团覆灭记-唐朝资源网

“为了等这一天,我和几位姐妹从黑发到白发,终于迎来了正义的时刻!” 周侯蓉忍不住泪流满面,“16年了,这块石头实在是太难压在心里了!每年都给你哥烧纸刀纸枪,告诉他,我们不能为你报仇, ”你会在冥界向柳家报仇,如今柳家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大家都放心了。”

2013年3月13日,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出现了一个身材壮硕,神情傲然的中年男子,边走边笑着与周围的人一起。北京市公安局的民警,已经在这里提出指控,连忙上前,将中年男子控制住。

被控制的人是刘涵,他正在北京中转,即将返回成都。现任四川汉龙集团董事长、上市公司金鹿集团董事长、四川省政协常委、四川“寿山”、捐赠人汶川地震中的“希望小学”。当时,他也是一个代号为“1.10”的重大项目的头号嫌疑人。

抓到刘涵只是第一步。专案组马不停蹄,偷偷进入四川。3月17日,在广汉藏匿四年的犯罪嫌疑人刘汉的弟弟刘伟被抓获。

3月22日,公安机关发布消息称,公安部A级通缉令潜逃多年的重大凶杀犯罪嫌疑人刘伟近日被公安机关抓获。其弟刘涵涉嫌窝藏、包庇等重大刑事犯罪,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

刘涵和刘伟是谁,又是因为什么案子成为嫌疑人?先从刘涵的身世说起

刘汉家位于广汉市老南街。他的父亲刘章科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复员后,他回到广汉,成为一名中学物理教师。他于 1990 年死于脑瘤。

母亲李婉珍生了三个儿子和两个女儿,包括刘涵和刘伟。刘涵出生于1965年。

李婉珍曾在街上摆摊,卖针线、脑线,补贴家用。

1990年至1991年,刘汉任广汉特供油站副经理、经理。

1980年代中期,刘涵开始做生意。倒卖木材、建材、成品油等。“凡是赚钱的,就做他看到的。” 刘汉曾说,有一个冬天,他去四姑娘山转卖木材。路结冰,路况很差,普通木材商不敢开车进去。山。胆子大的刘汉独自开着卡车进山,以两倍的价格拉木材。刘汉通过木材运输和建材贸易赚到了第一桶金。

此后,1990年代中期,刘汉进入期货市场。1994年至1997年,炒大豆、钢铁等期货,实现了资本的原始积累,成为亿万富翁。

刘汉控股的核心企业是四川汉龙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1997年,是一家广泛涉足清洁能源、资源开发、基础设施建设、高新技术环保等领域的大型民营企业。保护产业和跨国投资。汉龙集团持有境内外上市公司5家(其中境内1家,境外4家),拥有全资及控股公司30余家。

刘汉最广为人知的是,由汉龙集团捐赠的“刘汉希望小学”在2008年汶川地震中幸存下来,被誉为“史上最好的希望小学”。

以黑人护商,以商人养黑人,一直贯穿刘晗发家致富的鲜为人知的历史……

1993年2月,广汉市人民法院受理了一起经济案件,查获了刘汉的一批建材。刘汉组织人员用车辆堵住法院大门,撕毁法院印章,将查获的建筑材料转移藏匿。

1993年,湖南、四川警方到广汉市拘捕刘汉。刘汉的弟弟刘伟用钢珠枪向警察冲锋,刘汉趁机逃跑。

一位1990年代在广汉采砂场的高先生透露,刘汉喜欢的采砂场,没有人敢去竞争。刘涵曾威胁参赛者,“把人活埋在沙子里”。高先生说,大家都相信他真的会这么做,没有人敢反对。广汉、德阳、绵阳的采砂场大部分被刘汉占领。

1994年至1997年,刘汉在期货市场炒作大豆和钢铁,成为亿万富翁。在此期间,刘汉与大连老板袁宝晶结下了恩怨。

袁宝晶是个人资产上千亿的商业神童。他曾被称为“北京的李嘉诚”。1996年底,袁保靖在四川广汉交易期货,将酿酒用高粱上调至2000元/吨。

当时在海南做生意的刘涵,规模非常大。四川有商人向刘汉求助,希望刘汉回四川炒期货,降低高粱价格。

于是刘晗把大量资金带回了四川。他刚开了个职位做这个生意,交易所的一个副总裁把袁宝晶公司的CEO给他带来了。老板说高粱市场是袁宝晶公司开的,希望刘涵帮他们一起炒。他向刘汉承诺5万份订单和5000万元现金。刘涵道:“存量是1300,达到1900,你肯定输。” 全国粮食部门正在向四川输送高粱。要想少亏钱,只能赶紧平仓离场。

几天后,刘汉插手交易,只下了几单,高粱价格暴跌。袁宝靖的公司只好平仓离开。刘涵在这笔交易中获利2000万元,而袁宝晶则亏损9000万元。

9000万的损失,袁宝靖倒是不在乎,因为当时身家已经几十亿了,但是袁宝靖的几个手下却不服气,其中一个就是王兴,他是大队的队长。辽阳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出海,跟着袁宝靖。他道:“损失这么大,你怎么忍得下去?你要给刘寒一个教训,揍他一顿。” 袁宝晶答应了,说可以,但要小心。

1997年,王兴花16万元聘请了两名杀手来到成都。刘涵从酒店出来,刚上车,对着刘涵开了两枪,没打中。刘寒不简单,他很快就知道凶手是袁宝靖派来的。

之后,王兴没有被袁宝晶重用,一直处于边缘。王兴觉得自己被冷落了,于是离开了袁宝靖,想要自己创业。袁宝靖给了王兴100万,很快被王兴丢了,他又向袁宝靖要钱。好几次之后,两人终于转过脸来。因为袁宝靖不肯再给钱,王兴威胁道:“钱你一定要给成都黑社会刘汉发家史,不然我就报警你雇我杀人。” 袁宝靖的哥哥袁宝琪和唐被弟弟袁宝森发现后,要“做”王兴。2003年10月,王兴被袁宝森用双管霰弹枪击毙。

据说当年袁宝祺要杀王兴时,袁宝璟并不知道,而是在香港。袁宝琪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他说:“好,你注意。” 袁氏兄弟被捕后,法院以袁宝靖曾说过“好,注意”为由,认定袁宝靖有收买杀人凶手的意图。袁宝晶还委托妻子卓玛捐出其持有的印尼石油公司40%的股份,总价值约500亿元。2006年,袁宝靖被判处死刑。同时,袁宝琪、袁宝森被判处死刑。这三人立即被处决,另一位堂兄袁宝富被判处死缓。一位政法系统资深人士认为,在袁宝靖案中,兄弟三人的死确实有些过重。不排除刘汉利用公关报复。

早在1997年3月,刘汉在绵阳成立四川汉龙集团公司后,就安排孙以成立保安部的名义招募一批人,组建打手队伍;他指示弟弟刘伟招募一批“小兄弟”,购买大量枪支弹药,在广汉建立“地下武装力量”。

两支队伍的威力大得面目全非:2013年该组织一扫而光时,仅公安机关缴获军用手榴弹3枚、国产56式冲锋枪20支、美制勃朗宁手枪。,677发子弹,2163发钢珠,100多把可控刀具。

为了让组织成员为自己而死,刘汉制定了严格的帮派规则:“小弟一定要听大哥(四川话,指领导社会的人)。为个人利益而战,而不是组织;为组织的利益而战。即使有人被杀,组织也会照顾。敢打敢冲,立功必有奖赏。输了,不准说出来,被抓了,不能说他是汉龙人,违反组织规则,立即开除;严惩……”

凭借“热血之路”赚钱,依靠两支装备精良、敢打敢杀的队伍,刘寒的生意一帆风顺,像滚雪球一样。

1998年,刘涵中标绵阳小岛建设开发项目。由于拆迁问题,小岛村民熊伟与刘汉的人发生冲突,刘汉命人刺死熊伟。没有当地居民敢再次抗议。

就在熊伟被杀五天后,在他的家乡广汉,刘伟为了垄断游戏机市场,派出自己的“小弟”曾建军等人去枪杀了自己的竞争对手和另一位“他妈的兄弟”周征。街道。“很多人都知道是我们干的,但他们从来没有来逮捕我们。” 犯罪嫌疑人曾建军解释道。

1998年后,刘汉垄断了广汉及周边地区的游戏机市场、建材和建筑市场。别人要想拿到某个项目,就需要得到刘涵的同意。

1999年2月,绵阳黑道人物王永成威胁要轰炸汉龙集团。刘汉吩咐道:“别怕,先找几个人干掉那个大乞丐”。十多天后,王永成在休息室门口被刘汉的手下孙华军枪杀。

2000年9月,刘伟命手下残杀梁世奇,梁世奇仅涉嫌挪用养犬费3万元。而梁诗琪的姑姑,更是养育了刘涵。

2002年5月,刘汉的保镖邱德峰、桓丽珠等人在成都某娱乐城发生意外。

在一系列谋杀案中,只有邱德峰被轻判四年,其他凶手全部逍遥法外。凭借肆无忌惮的血腥杀戮,六汉黑道组织迅速在广汉、绵阳等地确立了“江湖老大”的地位,无人敢反对。

2008年,广汉又一“操哥”帮派头目陈福伟刑满释放。陈富伟扬言要报复刘家,因为他与刘汉心痛多年。此时,刘家的“江湖地位”如火如荼,无人能挑战。刘汉的弟弟刘伟让成员闻向卓、匡小平等人当面出谋划策,“陈福伟你们谁干的,以后我来处理。”

2009年1月10日,午后暖暖的冬日阳光下,四川省广汉市鸭子河堤上的露天茶馆里,挤满了喝茶、谈笑的人。

突然,一辆捷达停在了一家奶茶店前。下车后,三个年轻人匆匆走了进来,径直走向一桌客人。年轻人开了三枪。突如其来的枪声让其余的茶客四散逃窜。被枪击者的同伴赤手空拳抵抗,但紧随其后的两个人用枪“像鞭子一样”向他们开枪。不到一分钟,三个开枪的年轻人就离开了一辆汽车,在地上留下三具布满弹孔和弹壳的尸体。现场有两名无辜者被流弹击伤。

“我回头一看,有几个人从椅子上缓缓滑落,倒在了地上。” 多名目击者回忆,凶手从下车开枪到上车离开,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除了散落的十多枚炮弹外,茶杯和躺椅都没有被撞倒。“速度太快了,像恐怖片!”

在闹市区公然开枪杀人,这起大案震惊全国。在公安部的监督下,犯罪嫌疑人张东华、文向卓、匡小平、袁少林、孙长兵等人被抓获。他们解释说,这起谋杀案的主谋是受害者之一,陈富伟的死对头,当地“名人”刘伟。

在当地人眼中,刘炜的名气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他是广汉著名的企业家和慈善家,同时也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火炬手;另一方面,他是当地“操社会”的大哥,身边环绕着一群敢打敢杀的小弟,掌控着当地赌博游戏机、高利贷、建筑砂石等多个行业。刘炜还有最重要的“光环”——刘寒的弟弟。

随后的四年里,虽然公安部将刘伟列为通缉犯,但四川警方多次抓捕,但刘伟无法绳之以法。一些细节很有趣。

事发后不久,警方根据掌握的线索,将刘伟传唤到公安局讯问。身为四川省政协常委的刘涵,给四川省公安厅领导打电话,说“家里人在等他吃年夜饭”,请刘伟回家。一个多小时后,刘维被释放了。

警方虽然时不时接到群众举报刘伟躲藏的消息,但每次抓捕“半点失踪”,人去楼空,刘伟总是“绝地求生”。事实上,刘维一直躲在广汉,直到最终被抓获。

专案组还查明,刘汉知道刘伟涉案,但他躲藏期间曾两次拜访并提供生活用品。2011年,刘伟写信说自己需要钱,刘汉将50万元交给刘伟。刘汉的弟弟刘伟是广汉亿源实业公司的老板。事发前,作为奥运火炬手,他刚刚参加了广汉火炬传递。

随后的四年里,虽然公安部将刘伟列为通缉犯,但四川警方多次抓捕,但刘伟无法绳之以法。一些细节很有趣。

事发后不久,警方根据掌握的线索,将刘伟传唤到公安局讯问。身为四川省政协常委的刘涵,给四川省公安厅领导打电话,说“家里人在等他吃年夜饭”,请刘伟回家。一个多小时后,刘维被释放了。

刘汉被称为四川“首富”后,依然用惯用的手段赚钱。刘涵在竞标凤谷酒业、四川信托、合兴证券等项目的时候,很少有公司一起竞标。。”

“谁举牌,举个断臂”

2000年,刘汉将汉龙集团总部从绵阳迁至成都。汉龙集团所向披靡,只要是组织介入的项目和项目,其他参与者都会主动退出。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刘涵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刘涵永远是赢家,刘涵从不失手。”

图片[2]-「403大案纪实」前四川首富黑社会团伙刘汉集团覆灭记-唐朝资源网

“2000年以后,刘汉一伙的名声就成了一个标志。” 专案组民警表示,如果有当地的招标项目,一个电话,一个眼神,一个“韩哥”或“勇哥(刘炜)”就上报了。名字就够了,没人敢出价,所以避而远之。

2005年底,广汉人黄某想竞投什邡市某河段的采砂权。知道刘家一定要答应做生意,他让认识刘寒的李某跟刘伟打招呼,刘伟拒绝了。李随即找到了刘涵,刘涵打了电话,刘伟立马改变了态度,不仅安排报名交了定金,还发了一条信息,“这是勇哥(刘伟)的项目。”喜欢,谁敢举牌,举臂一次,中枪两次。” 拍卖当天,除了黄某,没有人敢举牌,他举牌一次,成交就完成了。

爬大树,大能量

刘晗能够积累如此多的财富,不仅与“打架杀”的竞争有关,也与他深厚的政商背景有关。

当时,刘汉被列入公安机关查处名单,并斥巨资将某领导挂在查处名单之外。之后,刘汉通过资本运作,迅速将产业拓展到外省和国外,建立了矿业帝国和资本帝国。

与首领接洽后,刘涵变得更加低调谨慎,很少出现在公众面前。

一位与刘汉关系密切的匿名人士称,2002年左右,有特殊背景的商人周斌在四川投资,刘汉以高价从他手中买下该项目,“以维持关系”。

2001年,为博得有关领导的青睐,刘涵在阿坝州投资建设了两座水电站。2005年,刘汉以良好的经济效益将天龙湖电站和金龙潭电站出售给四川惠日电力公司。

资料显示,惠日电力为外商独资企业,注册地为英属维尔京群岛,法定代表人为陈伟民。刘汉以近5亿元的价格卖掉了这些电站。两个月后,汇日电力以27亿元将两座电站出售给大唐电力集团桂冠电力公司,实现净利润22亿元。

2005年,刘涵和陈伟民在四川锦江宾馆签约。陈伟民是香港商人。“以刘汉的精明和不吃亏的性格,他会把盈利的水电站转让给别人,这背后肯定有很复杂的关系,可能是为了讨好某位高层,也可能是为了钱洗钱。很难说。”

四川省纪委的一名离退休干部也告诉记者,两座水电站被变卖的方式很奇怪。

据广汉当地传闻,刘汉是当地政府以外的一个地下组织的部长,对干部的任免有一定的影响。

“干部要上进,找刘汉,不如找领导。”

在刘汉案中,三名地方政法官员也被起诉:德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原政委刘学军、德阳市公安局装备财务处原处长吕斌与什邡市人民检察院原副检察长刘忠伟。.

据刘伟供述,除了给钱财物,他几乎每周都会在自己的会所里和这三个人见面,一起玩,甚至吸毒。

由于这种特殊的关系,刘学军在隐匿、销毁案卷的情况下,让刘涵帮他升职。案发后,刘学军和卢斌向刘伟提供了枪支配件和子弹。

专案组发现,刘氏兄弟通过行贿、帮助提拔、提供毒品等方式,建立了复杂的关系网络,以换取不侦查、压制案件、销毁证据、重罪从轻处罚。

例如,2003年5月,该组织成员孙华军因在绵阳市非法持有枪支被举报。从孙华军被警方抓捕,到检察院抓捕起诉,再到庭审宣判缓刑,总共只用了15天,堪称“奇迹”。

为了寻求更大的保护伞,刘汉不仅与官员交朋友,还利用妻子与官员的妻子交朋友,从而接近官员。

刘汉的前妻杨雪解释道:“刘汉会带我跟他们一起吃饭,给他们金玉石等贵重物品,价值几十万甚至上百万,有时还会通过赌博来贿赂他们。”

据杨学河及团伙核心成员供述,近年来,随着经济实力的扩大,刘汉的人脉网络不断壮大,从最开始的广汉、德阳,到绵阳、成都,甚至北京。尤其是他成为省政协常委后,结交的干部级别更是普通富豪无法企及的。为了拉拢贪官,刘汉不惜重金铺路。

在黑金撑起的“保护伞”下,刘汉的黑道组织不仅攫取了更大的经济利益,还有各种政治身份:刘汉本人就是四川省政协委员、四川省政协委员。连续三届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常务委员会委员,孙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四川省委员会委员。全国人大代表、绵阳市人大代表、德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广汉有名的“兄弟”刘炜,居然成为了2008年奥运会的火炬手。

四川省内外,很多人都知道刘涵是一个“大背景、大靠山”的人物。这让刘涵的赚钱之路更加畅通无阻,甚至可以影响到当地的人事安排。对能带来好处的官员,刘汉可以帮忙提拔;对于阻碍他的财务道路的官员,他将尽一切努力消除他们。

2000年,刘汉想在小金县开发四姑娘山旅游项目,但时任县长葛不同意。刘寒留下一句话:“不给我项目,你就当不了领导。” 果不其然,很快县长就从小金县调来了,刘涵顺利拿到了项目。

2007年,刘伟在广汉经营砂石,运载砂石的货车超载。连山镇党委书记焦某拦住了他。刘维道:“他不放我走,我就让他失望。” 三个月后,焦被降职,调到另一个岗位。

一位不愿具名的广汉干部说:因为刘汉在地方政坛上极其变态的超级大国,他被称为“二组织部长”。干部要上进,找刘汉,不如找领导。

“刘汉有钱,跟各级领导有关系;刘伟有枪,手下一帮兄弟帮他杀了,所以黑白人都怕刘汉,万一得罪了他,他们将死亡或失去他们的帽子。” 组织成员、犯罪嫌疑人温向卓供认不讳。很多人都愿意跟随刘家,为他们做事。地方官员追随刘汉,因为他们觉得可以通过他达到更高的层次,有机会得到提升;“操社会”的人跟着刘涵,就是有面子,他能解决。

10多年来,刘汉黑道组织的淫乱势力在当地形成了强大的心理威慑力,许多受害者不敢伸张正义。专案组在四川取证时,一些知情人听到刘涵这个词,心里还是心有余悸,不愿多说。在受害人家中,专案组民警反复工作,家属仍要求:“我可以说,但你要保密,以后刘涵出来,我家会被打报复,我可能会死。”

这起奇案引起了高层的高度关注。公安部责成北京市公安局成立专案组,跟踪监督调查。随着调查的深入,专案组发现,刘汉涉嫌包庇包庇和刘伟涉嫌故意杀人只是冰山一角。因此,专案组将刘涵、刘伟以及涉黑犯罪集团的骨干抓获。该组织近30名成员连夜被绳之以法,连夜押送北京审讯。随后,数十名涉案人员陆续被捕。

北京市公安局将此前的调查情况向上级汇报。中央政法委、公安部决定,自4月17日起,将此案移送湖北省公安厅侦查。

2013年4月26日14时许,伴随着呼啸而过的汽笛声,一列高铁从北京西站驶出。其中一辆马车里,24名特警严密看守着前八名嫌疑人。20时22分,列车行驶1000多公里后,安全抵达湖北省赤壁北站。随后,8名犯罪嫌疑人被关押在赤壁市看守所。

“接力棒”是一支高水平、实力雄厚的专项侦查队,主要由咸宁市公安局组成,从湖北省公安机关选拔精锐。根据北京市专案组交出的证据和线索成都黑社会刘汉发家史,经过湖北专案组认真调查取证工作,

2013年3月31日至4月19日,湖北省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等7个审判庭,控辩双方对峙激烈。

在公、被告、辩护人的争吵中,在20名证人的当庭供词中,在乳山的控诉材料面前,虽然刘汉等被告人否认或部分否认了指控,但这个异常庞大的黑道犯罪组织法院的各项特点越来越明显,其组织结构严密、成员队伍庞大、团伙规章制度一致、经济实力雄厚、社会危害严重等都在法庭上公之于众。

图片[1]-「403大案纪实」前四川首富黑社会团伙刘汉集团覆灭记-唐朝资源网

在最后的陈述中,绝大多数被告人认罪、部分认罪或悔罪。

这正如公诉人在法庭上所说:公正审判此案,将还法律尊严,还人民公道,还社会公道!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31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