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女生自杀案”牟某疑涉“虐待罪”被抓

图片[1]-“北大女生自杀案”牟某疑涉“虐待罪”被抓-唐朝资源网

牟某涵(左)、鲍莉(化名-右) 受访者供图

封面记者杨峰

6月22日,封面记者从北京大学自杀少女包莉(化名)的母亲处获悉,包莉男友牟某涵涉嫌虐待,将于9:00在北京海淀被关押。 2022 年 6 月 23 日上午 地方法院不公开审理。

宝莉的妈妈于6月21日下午从广州抵达北京。但她说,法庭通知她的律师,她被列为案件的证人,不能出庭或出席听证会。 “律师说我的证词在本案中只作为刑事报告。我和我的律师从上周四开始申请出庭。”

宝丽妈妈说:“我也想代表女儿坐在受害者的座位上,看着某某涵受审。”

2019年12月12日,南方周末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篇题为《惊悚之恋:北大一个自杀女孩的聊天记录》的报道。文章称,北大法学院三年级学生鲍莉爱上了北大政府管理学院大四学生牟某涵。宝莉的母亲认为“女儿是被某某汉逼死的”。

宝丽妈妈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宝丽自杀前,男友牟某涵让宝丽“拍裸照,怀孕流产,留下病历,绝育”。两人恋爱期间,某某涵不喜欢宝莉的恋爱经历又不想分手,并为此折磨了宝莉。

2019年12月12日下午,针对包莉母亲的指控,牟某涵回应澎湃新闻称,女友包莉自杀后,曾接受警方讯问,认为自己的行为不属实。反对鲍丽。精神控制,“我不明白什么是精神控制?”

2020年4月11日,宝莉在医院去世。

以前报告过

“北大女生自杀案”牟某因涉嫌“虐待罪”被捕,发现母亲删除了自己的聊天记录:某某打包李后承诺“我会好起来”(封面新闻)2020- 07-10

7月9日,北京大学自杀女孩宝莉(化名)的母亲在个人主页上写下第九条动态:7月9日,天气晴朗,去年12月,某某被判虐待罪 现在,根据学校老师的说法,他在 6 月被警方逮捕。

这一动态将“颤抖的爱情”带回了人们的视野,引发热议。 2019年12月,《南方周末》报道,北大女生鲍莉长期遭受男友牟某的精神暴力。当年10月9日,她吃药自杀,抢救后宣布脑死亡。当年12月13日,北大取消了牟某免考研究生的建议。

7 个月后,这次活动有什么新变化?有没有新的证据? 7月10日下午,宝莉妈妈接受记者采访。

“他虐待我女儿的方式必须受到惩罚,但这并不能治愈我内心的痛苦。毕竟,我的女儿永远不会回来了。”

得知某某被捕后,宝莉妈妈的精神并没有好转。她说的每一句话都很短,语气也很低。只是说起女儿的时候,她的语气突然变大了,连续说了两三个字。句子。

宝莉的母亲告诉记者,她曾与律师沟通过虐待罪,得知最高刑期为七年。 “我希望他能被判故意杀人罪。”宝莉妈妈说。

在7个多月的漫长等待中,宝莉妈妈一直想不通女儿为什么要自杀?今年5月,她恢复了包莉删除的聊天记录,重新翻阅了包莉和某某的聊天记录,发现了某某承认打人的证据。

宝莉妈妈说,这条被删除的聊天记录发生在2019年7月。某某曾给宝莉发过一连串信息:你很可恶,但你是我的女孩,我今天打你是的,我错了,但是你今天不理我,你错了,我原谅你。

宝丽回答:我不想过悲惨的生活。某某一次打出一个字:我会好起来的。然后继续输入:我们要不要继续我们的约定,妈妈,宝宝已经为你的生活想了太多次了。

图片[2]-“北大女生自杀案”牟某疑涉“虐待罪”被抓-唐朝资源网

删除的聊天记录(经受访者同意发布)

图片[3]-“北大女生自杀案”牟某疑涉“虐待罪”被抓-唐朝资源网

删除的聊天记录(经受访者同意发布)

图片[4]-“北大女生自杀案”牟某疑涉“虐待罪”被抓-唐朝资源网

删除的聊天记录(经受访者同意发布)

时间回到 9 个月前,事情刚发生的时候。

2019年10月9日,北大法学院女生鲍莉在北京一家酒店吃药自杀。她在接受治疗期间被宣布“脑死亡”。

据媒体报道,两人的聊天记录显示,宝莉自杀前,男友某某曾让她拍裸照、产后流产留病历、绝育手术等。 ,并让宝莉称自己为“师父”。母亲认为,某某的酷刑是宝莉自杀的主要原因。对此,牟贤于2019年12月10日回复《南方周末》记者称,女友自杀与他无关; 12月12日事件曝光后,某某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自己“有责任”,但不要认为自己的行为是为了控制鲍莉的心。

据了解,牟某是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2015级本科生,曾任北京大学学生会第34届执行委员会副主席。 2017年9月起任北京大学学生会文艺部部长,北京大学学生会第35届执行委员会主席团候选人。

2020年4月11日,北大女生鲍莉的代理律师称,鲍莉于4月11日中午去世。

宝丽死后两个月,她的母亲打开了个人主页,以日记的形式记录了案件和自己的生活。

“宝丽昏迷的7个月里,我一直在医院照顾我的女儿……因为疫情,我只能在最后一刻看一眼我的女儿,但不能’不能正确握住她的手。说点什么。”

“2020年6月10日天气下雨,我现在没心情做任何事,每天都想念女儿,有时我还在幻想她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和我一起生活…如果我付出,我会教她在下一次机会时保护自己。”

“今天是2020年6月11日,天气晴朗,这几天一直下雨,今天终于晴了,但是我没有出去,在家发呆,想念女儿。 ..”

“今天是6月16日,天气很好。这几天我一个人在家,一想到女儿就很难过……女儿自杀前的最后几天,她和某某住在他们家。我不知道,如果我知道我肯定不会同意……”

“今天是6月28日,天气不错。端午这两天,除了买点吃的,没出去。有家人朋友说要给我送粽子,但是我也拒绝了,我现在已经没什么兴趣做任何事了,如果用一个词来总结我的2020上半年,我觉得会很“难过”……某某告诉我,宝丽说过昏迷前的他,说宝丽丽放不下我……”

“今天是7月9日,天气晴好。今天给大家讲一下宝丽案的发展情况。去年12月,某某被判虐待罪。据学校老师说,他被抓了6月份,警察抓了他,我的诉求很简单,我要给某某定罪,他杀了我的女儿,我也想换一条命,让他付出代价,让他受到惩罚。法律。这也是支持。我活着的动力,我要为我的女儿讨回公道!”

与宝莉妈妈认为“虐待罪”处罚过轻的观点相反,在宝莉妈妈的最新更新下,有网友提问:这种精神控制导致的自杀,刑法中是否有量刑标准? ?

热评第一网友认为,这件事的主要责任在于女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成年人,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男人最有可能是诱因。这个人在道德上是有问题的,但并不违法。

一位持不同意见的网友认为,即使孩子的教育出现问题,受害人受到加害者的伤害也是不争的事实。至少加上误杀的决心。

对此,记者采访了北京知名律师周兆成。

周兆成律师认为,我国《刑法》第260条规定,家庭成员受到虐待,情节严重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公共监视。犯前款罪,造成被害人重伤或者死亡的,处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周兆成律师分析,具体到本案,鲍莉与牟某于2017年相识,从此发展为恋人。从牟某和包莉的聊天信息可以看出,包莉和牟某的关系已经发展到非常亲密的关系。亲密的情人关系,鲍莉和牟某的关系在法律上可以被认定为“有监护权的人,抚养、寄养、同居等关系中的“平等关系”。属于“家庭成员”。

在宝丽与牟某交往的过程中,某某继续使用巴掌、裸照、殴打、精神控制等胁迫和威胁手段,向宝丽灌输她是个垃圾、有生命没有价值最后鲍莉自杀身亡,某某依法应构成虐待罪。

点击进入主题:

今日热点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28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