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数字人为何频频出圈、备受欢迎?(组图)

虚拟数字人是否尽可能真实?为了让生活在美国的虚拟音乐人“Lil Miquela”的形象更加逼真,设计团队特意在他的脸颊上添加了一些“雀斑”。然而,这种“连不完美都是刻意设计”的情况,反而可能引发人类的“恐怖谷”效应。

————————————

通过头盔装置,人们将自己的意识与虚拟世界连接起来,操纵代表自己的虚拟人物进行体验。听觉、嗅觉等各种感知都非常真实……科幻电影中的情节生动地展现了“元”宇宙可能的情景。

场景中的虚拟数字人被认为是元界的原住民,是元界中自然人的数字化身。中央财经大学数字经济融合与创新发展中心主任陈端表示:“如果说‘元界’是一个领先的概念和愿景,那么‘数字人’是通往未来数字世界的重要桥梁。”和经济学。

赛道元界研究院发布的《2022虚拟人产业研究报告》指出,虚拟人本质上是以数字形式存在的虚拟形象,具有人的外貌、行为甚至思想特征。

2021年10月,虚拟美人“刘夜希”的首支视频登上热搜,不到一年就获得了超过3000万的点赞;第一位虚拟人脱口秀主持人“梅施甜”,被聘为“汉语桥”全球外国人汉语大会数字人推广大使……虚拟人为何频频出圈等等流行?未来能否实现规模化落地,实现“数字人的自由”?

虚拟数字人以“实力”出圈

今年高考第一天,由百度数字人“杜潇潇”答题的全国新高考第一卷议论文在网上刷屏。

大家普遍认为,高考作文对数字人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要求逻辑连贯、主题清晰、可读性和创造性高。 《杜筱筱》答卷被中国知名教师评为48分,分数超过了约75%的高考考生,只用了40秒就根据题目创作了40多篇文章。

“数字人类的生产力和创造力不言而喻。”陈端认为,在某些领域,虚拟数字人甚至可能“碾压”大部分人类,无论是生产效率还是创意质量。不仅如此,他创作的文艺作品也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今年6月初,《杜潇潇》4幅画作数字化收藏并在线销售,24小时销售额突破17万元。

陈端认为,虚拟数字人创造的价值成就不会昙花一现,随着技术的迭代,可能实现可持续发展。 “虚拟数字人IP一旦运营成功,将形成破圈、流量、吸金的大效果。只要不断为IP注入新的功能,就会拥有超越时间的社会活力。”并进入一种近乎永生的状态。”

现阶段,虚拟数字人以“实力”出圈,开始在教育、娱乐、养老等诸多领域“落地开花”。清华大学新闻学院新媒体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沉阳认为,从功能和价值上大致可以分为虚拟偶像等传播媒体类别、虚拟管家等专业服务价值类别。 ,以及未来将走进千家万户的虚拟孩子。生活陪伴的三种应用场景。

“本质逻辑是降本增效,让AI更好地为人类服务。”网易伏羲营销负责人唐寅臣表示,虚拟数字人可以是现实职业的复制品,可以与人合作。比如24小时AI虚拟主播,可以填补真主播无法出现在镜头中的空白时间。 “我们的测试发现,同一时间段虚拟人送的直播货流量可以达到真人送货流量的30%!”

在金融领域,虚拟数字人也很受欢迎。据杭州祥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贤信”)市场总监程卓介绍,该行大部分业务流程自动化、标准化,利用“数字员工”提供数字化服务替代大量重复性工作不仅可以降低人工成本,避免精细化工作中的人为错误,缩短反馈时间。

进入虚拟数字人舞台的企业越来越多,很多具备智能语音技术能力的大厂都在布局中。沉阳和他的团队发现,在过去的一年里,从事虚拟人的相关行业公司数量增长了20倍。根据量子位智库发布的《虚拟数字人深度行业报告》,预计到2030年,我国虚拟人整体市场规模将达到2700亿元。

破解大规模落地困境,实现“数字人的自由”

据苏图元界研究院研究,虚拟人产业链的上游主要是微软等技术提供商,是虚拟人技术发展的基石;中游主要是向心等平台方,是虚拟人技术场景的开发。下游主要是B站等运营商,是虚拟人内容生态的主要建设者和商业模式的主要探索者。

“大多数企业只是数字人生产经营全过程中的一个或几个,生产和优化壁垒很高。”百度数字人与机器人业务负责人李世彦指出,目前,数字人大规模落地还面临产业链节点相对碎片化、场景未有效打通、成本高昂等问题。满足高频需求。

“目前行业内的数字化人工生产需要大量人工操作,速度慢、效率低、成本高。”华为云媒体服务产品部总监吕阳明表示。刘夜希的制作团队曾表示“刘夜希的短视频成本在几十万元左右”。

在厦门黑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黑镜”)创始人兼董事长陈俊宏看来,成本高的原因是跨境人才稀缺,表现力不断提升的需求。只是算法和技术,还需要融合美学、心理学等知识,超越技术实现,追求动人的表现,是一个跨学科的挑战。”

以冬奥会期间多次参加央视中央视频金牌赛事的数字人“听语”为例,为了实现顺畅互动,腾讯成立了专门的手语顾问团队,并根据《国家通用手语常用词汇》开发了一种手语翻译系统,从听力人的语言内容中生成高精度、低延迟的手语表征。据报道,目前,听力词汇的覆盖和句子已经超过160万。

腾讯AI交互部数字人项目组负责人孟凡波认为,随着5G、人工智能等技术的不断突破,虚拟数字人产业生态已初步形成,生产和申请流程也得到了有效简化,让大规模落地成为可能。

据陆阳明介绍,华为云打造的数字人平台结合大量云端和AI技术,将本地渲染移至云端,渲染时间缩短50%以上,缩短生产周期,降低成本降低数字人发展的门槛,让数字人进入各个行业。”事实上,很多从业者都在努力让企业和普通用户实现“数字人自由”。

将高清证件照上传到黑镜自主研发的“MetaMakerStudio”系统,不到1秒的时间,生成记者自己的写实式数字人或“迪士尼”式数字人,只需点击几下鼠标,就可以自由改变五官、发型、服装等,这就是黑镜的“万能数字人”解决方案。

陈俊宏告诉中青报、中青报记者,厂商可以一键打造企业专属数字人,一键生成基于数字人的虚拟内容,一键配置交互式数字人服务。这种去中介化的方式让所有企业都有机会构建自己的IP体系,“让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未来虚拟化时代的创造者”。

以后怎么走的稳稳稳当

去年10月,国家广电总局印发《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科技发展“十四五”规划》,指出要大力推进在新闻广播、天气预报、综艺节目、科教节目等制作中广泛使用虚拟主播和动画手语。

“在可预见的万亿级市场规模和政策推动下,我们非常看好虚拟化领域的发展前景。”陈俊宏说道。启信宝数据显示,2022年短短1个月,虚拟人领域将融资近百笔,累计融资金额超过4亿元。

在技术升级的大背景下,与早期的《初音未来》等二次元虚拟偶像相比,去年9月出品的国风虚拟偶像《南梦侠》从外观到互动都经历了跨越式升级超逼真的面部表情、动作和声音,使其更接近真实的偶像,为用户带来更自然、更逼真的沉浸式体验。

“虽然数字世界是虚拟的,但它的内容必须有现实的基础,这就是沉浸感的源泉。”程卓说,“让虚拟人更真实、更自然,永远是行业努力的方向。”

但是,虚拟数字人越真实越好吗?陈端不这么认为。她提到,为了让生活在美国的虚拟音乐人“Lil Miquela”的形象更加逼真,设计团队特意在她的脸颊上添加了一些“雀斑”。然而,这种“连不完美都是刻意设计”的情况,反而可能引发人类的“恐怖谷”效应。

这个理论是日本机器人学家森正宏在1970年提出的。他认为,起初,人类会对外观和动作与人类相似的机器人产生积极的情绪,但当相似度达到一定程度时,人类就会产生积极情绪。当他们感知到自己与真人之间的细微差别时,会产生一种僵硬而可怕的感觉,从而产生极度消极的情绪。和恶心的反应。因此,企业不必要求虚拟数字人的“真实性”。 “虚拟人的进化将是从拟人化,到类人,再到超人,”沉阳说。

“虽然虚拟人不是独立的民事行为主体,但就其背后的团队而言,有实实在在的利益诉求。”陈端认为,未来虚拟数字人可能会引发一些法律问题。新的纠纷。沉阳指出,隐私、内容合规等问题亟待关注。

虽然虚拟数字人是存在于虚拟世界中的数字化身或全息图像,但它们带来的隐私问题是真实存在的。一方面,存在永久保留用户深层生理隐私数据的问题,包括眼球运动和脑电波。另一方面,目前大量用户的创新创造活动是在虚拟数字产业运营公司搭建的平台上进行的,这意味着元界科技巨头将掌握海量用户智力活动的数字痕迹,而对于元界和虚拟数字人带来的隐私问题,现行法律尚未做出明确规定。

对此,有专家建议,元界的发展应严格坚守私人与公共领域的传统界限,尽可能保护个人隐私,并预先设计个人退出的退休机制。元界立足国情,让元界隐私风险降低到绝对可控范围。根据赛道元界研究院的预测,未来虚拟人在元界中如果违反法律和道德,其身份所有者将是主要责任人,将由虚拟社会和现实社会分别评判。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63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