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告别文细述:我不计划取代她在现有结构中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何柳英报道,当地时间6月1日,被称为Facebook二把手(后更名为Meta)、“第一夫人”的雪莉·桑德伯格在自己的Facebook页面上发布了告别信息。,一篇 1,500 字的告别文章,详细描述了其与 Facebook 合作的 14 年。

那次著名的相遇也被记录了下来。当时,扎克伯格 23 岁,三年前才创立 Facebook,而 38 岁的桑德伯格是谷歌负责全球在线销售和运营的副总裁。在那次聚会之前,两人没有任何共同之处。他们唯一的共同点是,他们都是哈佛校友,只不过桑德伯格毕业于经济学学士学位,而扎克伯格则从哈佛辍学。

很快,桑德伯格离开了谷歌,加入了当时的科技新贵 Facebook。她最初的计划是在 Facebook 呆五年,但直到 14 年后的今天,桑德伯格才真正告别。

对于桑德伯格的离职,扎克伯格表示:“未来,我不打算在我们现有的架构中取代她的角色,我不确定是否可能,因为她是一位超级巨星,以她自己独特的方式定义了首席运营官(首席运营官)运营官)。”

在交换了衷心的抱怨之后,Meta 正在对桑德伯格将 Facebook 资源用于个人事务的情况进行更广泛的审查,这距离她宣布辞职不到一周。

在过去的 14 年里,扎克伯格和桑德伯格联手打造了一个“称霸”至今的社交帝国。根据普华永道(PwC)2022年3月31日全球上市公司股票市值的“2022全球市值百强上市公司”,Meta Platforms市值6050亿美元,排名第九,仍然是社交软件领域最大的。领头羊。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质疑甚至谴责也落在了他们两人的身上。很多人还记得,在“数据门”事件之后,扎克伯格很少穿上正式的西装,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被问了几个小时。有媒体指出,扎克伯格认为剑桥分析事件的公众影响应该归咎于桑德伯格及其团队。外界猜测,两者之间是否存在裂痕?

无论如何,桑德伯格将离开名利场(公司董事会席位已保留)。只是轮子还在继续,对桑德伯格的审查还在继续,扎克伯格还在个人主页上宣传元宇宙,这家更名的科技公司,还在努力建立一个新的互联网王国,就像Facebook一样,这首先改变了你的社交方式。

狂人

桑德伯格在谷歌和 Facebook 有两个传奇人物。

有一次是帮助谷歌发展AdWords(关键词广告)和AdSense(广告联盟)业务,一举将羽翼未丰的谷歌变成了“吸金”机构。根据统计机构 Statista 的数据,谷歌的广告收入从 2001 年的 0.7 亿美元跃升至 2008 年的 2.11.3 亿美元。这两年是桑德伯格加入和离开谷歌的时候。

还有一次,它直接将Facebook的广告收入提升到了数千亿美元的水平。2008年3月,在扎克伯格的“三访”下,桑德伯格正式上任,并一直担任Facebook首席运营官。“他有时说我们是一起长大的,这是真的,”桑德伯格说。

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Facebook的营业收入为1179亿美元,其中广告业务收入占比超过97%,达到11.49.34亿美元。相比之下,2007 年,该公司的收入仅为 1. 5 亿美元。

许多人将桑德伯格称为“房间里的成年人”。扎克伯格曾经说过,有些人是可以管理大型组织的优秀管理者。有些是分析性的或专注于发展战略。这两个特征通常不存在于同一个人身上。我自己更属于后者。

而桑德伯格则更像是前者。“雪莉建立了我们的广告业务,聘请了优秀的人才,建立了我们的管理文化,并教会了我如何经营一家公司,”扎克伯格说。

“她最大的遗产之一就是建立了一支令人难以置信的团队”。公司的几位现任高管,包括全球事务总裁尼克克莱格、首席法务官詹妮弗纽斯特德和首席增长官哈维尔奥利文,都是由他招聘的。

两人有着长期的合作关系,“我们会坐在一起,他每周都会与我一对一见面,并提供即时、真实的反馈”。也是在过去的 14 年里,Facebook 从初创公司走向纳斯达克,员工人数从三位数扩大到五位数,公司市值在巅峰时期突破万亿美元,成为继苹果、微软之后的公司,和亚马逊。这是继 Google 的母公司 Alphabet 之后第五家实现这一壮举的美国公司。

尽管如此,桑德伯格离开 Facebook 的决定并非没有预兆。数据显示,过去十年,桑德伯格卖出了超过 17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114 亿元)的股票。此外,桑德伯格与扎克伯格分道扬镳的消息也时不时传出。然而,靴子落地后,外界依旧一片哗然。

逃亡之谜

根据桑德伯格的说法,离职不是因为公司面临的监管压力,也不是因为目前的广告投放放缓,而是因为时间不够。她计划在今年夏天结婚,并花更多的时间和她的五个孩子一起生活在这个联合家庭中。与此同时,基金会和慈善工作更加关注,“考虑到这一刻对女性的重要性,这对我来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

桑德伯格的简历被称为“极品中的极品”。在哈佛期间,美国前财政部长萨默斯很欣赏桑德伯格,并自愿担任他的论文顾问。1999 年,萨默斯成为克林顿政府的财政部长,桑德伯格担任参谋长,当时她只有 29 岁。此外,麦肯锡公司的管理顾问和世界银行研究助理也成为她简历中的几个亮点。在那之后,是谷歌和Facebook让它成名。

凭借过硬的实力和魅力,桑德伯格的“风评”一直不错。不过,作为公司的“二把手”,桑德伯格与Facebook共荣共衰的命运似乎不可逆转。

转折点发生在 2018 年。当年 3 月,有报道称 8700 万 Facebook 用户的数据被不当泄露,让 Facebook 走上了风口浪尖。引起愤怒的原因是泄露的信息与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有关。

一时间,公司面临空前的口头批评,扎克伯格不得不轮流接受美国国会和欧洲议会的质询。作为首席运营官,桑德伯格似乎应该为用户信息泄露负责。当时有媒体报道称,“扎克伯格将丑闻归咎于桑德伯格”。

不时出现“不和”的迹象。据一位前公司高管称,桑德伯格支持更严格的内容审核,而扎克伯格则认为该平台不应该成为“真相的仲裁者”。

2021年10月,Facebook正式更名为Meta Platform,其转向元界业务的决心可见一斑。有人认为元界生态会大大拓展Facebook的收入渠道,扭转单一的广告收入,而桑德伯格也将失去长袖跳舞的地方,这可能是她离开的原因之一。

与此同时,新的“灵魂人物”正在崛起。2018 年,英国前副首相尼克克莱格加入 Facebook,担任全球事务和通讯副总裁。2022年,克莱格被提升为全球事务总裁,在政策决策中拥有更大的权力。扎克伯格表示,他将“在所有政策事务上领导我们公司”。此前,克莱格向桑德伯格汇报,现在直接向扎克伯格汇报。对于正在苦苦“管”政事务的Facebook来说,前政要的加入和提拔意义重大。

Sandberg 将由公司首席增长官 Javier Olivine 接替,扎克伯格称其为“更传统的首席运营官角色”。与桑德伯格的辉煌不同,出生于西班牙的 Olivier 内敛沉静,于 2007 年加入 Facebook。作为增长官,Olivier 主要专注于海外市场,致力于向拉丁美洲等美国以外的用户推广应用。

在 Olivier 工作期间,Facebook 用户的数量迅速扩大。Statista 数据显示。Facebook 在 2008 年第三季度拥有 1 亿月活跃用户。截至 2022 年 3 月 31 日,Facebook 及其产品系列拥有 36 亿月活跃用户和 29 亿日活跃用户。

也有人猜测桑德伯格是在审查压力下辞职的。6 月 11 日,据透露,Meta 正在对桑德伯格多年来将 Facebook 资源用于个人事务进行更广泛的审查。据悉,从去年秋天开始,Meta一直在调查几名员工。

调查范围主要包括是否利用公司员工支持Lean In Foundation的工作;帮助她撰写和宣传她的第二本书;以及是否使用公司资源来策划婚礼。据悉,如果属实,可能会违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规定。

接近桑德伯格的消息人士称,审查令她感到困扰,但并未导致她决定从公司辞职。目前,桑德伯格尚未对公司的调查作出回应。一位发言人告诉媒体,“没有不当使用公司资源来策划她的婚礼”。

“向前一步”

多年来,Facebook和桑德伯格一直被称为“共同成就”。

在任职期间,桑德伯格名利双收。“Facebook第一夫人”、Facebook董事会首位女性成员、《福布斯》杂志“全球最有权势女性”第五名、《时代》杂志封面等等,这些荣誉和头衔,桑德伯格全收入囊中。此外,据福布斯估计,桑德伯格的总财富为 16 亿美元,使她成为科技界第二富有的女性。

在这一边,她被誉为“硅谷最有权势的女人”,以商界精英而闻名;另一方面,作为女权主义者,桑德伯格也广受推崇。

2013 年,桑德伯格出现在时代杂志的封面上,标题是不要恨她,因为她很成功。

“她是世界上最大的人类(社交)网络的副驾驶。Facebook 拥有大约 10 亿用户,其中大多数是女性,至少在美国是这样。她的简历,她在哈佛商学院、麦肯锡和 Fiscal部的工作堪称步步为营,没有革命的味道。但在各大女权主义者的‘血脉’中,她很可能是关键人物。” 当年的文章评论道。

“从某种意义上说,她几乎就像 50 年前的贝蒂·弗里丹,”作家兼历史学家斯蒂芬妮·康茨说,“她正在与特定的观众交谈,但他们确实需要这些信息。”贝蒂·弗里丹是美国女权主义的代表之一20世纪,为美国第二次女权运动做出了巨大贡献,被公众誉为“解放所有家庭主妇的主妇”。

值得一提的是,桑德伯格的母亲原本是一位放弃博士学位的家庭主妇。为了家庭,但后来长大成为一名女权主义者。很难说桑德伯格的说法与她的母亲无关。.

在许多场合,桑德伯格用她略显嘶哑的声音提醒女性注意她们心中的无形障碍。她提出三点警告:第一,坐在桌前,意味着在工作中要积极主动,勇于为自己的利益谈判;第二,要让你的伙伴成为伙伴,你必须学会​​与你的伙伴公平合作;三、临走前不放弃。不要事先放弃,不要危及您当前的生育计划或其他动力。

2013 年,桑德伯格出版了他的第一本书,Leanin,副标题为“女性、工作和领导意志”,这本书成为全球畅销书,尤其是在职业女性中。该书出版后不久,桑德伯格成立了同名非营利基金会。

据官网介绍,该基金会的使命是“赋予女性权力以实现她们的目标”。

但也不乏争议。哈佛学位,政治和商业简历,富有而才华横溢的丈夫,以及在合适的时间有前途和及时的公司。几乎桑德伯格的每一个元素都难以复制,要求大家像她一样前行,似乎有些理所当然。

另一个争议源于桑德伯格利用 Meta 的影响力压制媒体对他的前男友动视暴雪首席执行官 Bobby Kotick 的负面报道。Meta 当时的一位发言人回应说:“桑德伯格从未威胁过该媒体与 Facebook 的业务关系以影响编辑决定。”

质疑对桑德伯格的声誉及其女权主义色彩造成了很大损害。叠加公司的数据丑闻,个人对桑德伯格的评价也逐渐分化。然而,在动荡之中,桑德伯格的女权主义身份并没有退却。她个人主页的背景依旧是一组女性的合影。按照桑德伯格自己公布的计划,她以后会花更多的时间。把你的精力放在妇女权利上。

Meta站在“十字路口”

Facebook 今天并不容易。

科技股尤其受到美国高通胀和收紧货币政策引发的股票抛售的影响。受新冠疫情、供应链危机等因素影响,元平台股价从去年9月开始下跌,从339.$39/股跌至今天的163.$74/股. 斜线非常快。

桑德伯格的离开带来了更大的不确定性。市场研究公司 Forrester 的副总裁兼研究总监 Mike Proulx 表示:“她的离职正值公司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十字路口。”

这个十字路口很大程度上指向了公司的元界业务转型。Meta的官网和扎克伯格的个人Facebook页面,都充斥着VR设备等元界元素。此前,Facebook 宣布将在 2022 年投资 100 亿美元用于元界相关技术。但是,投入巨大,回报甚微。

在元界发布的一季度财报中,元界项目的“烧钱”属性无疑暴露无遗。报告期内,元界核心战略部门Reality Labs营收约95亿美元,但亏损达2美元9.6亿美元。

从整体营收来看,数据也不容乐观。2022年第一季度,Meta总收入为2.79.8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2.61.71亿美元增长7%;净利润74.65 比去年同期净利润94.97亿增长21%。

如今,公司正受到合规监管和行业竞争的双重打击。

随着公司的不断扩张,围绕 Facebook 的隐私安全和合规垄断的争议不断。两年前,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对 Facebook 发起反垄断诉讼,指控其通过多年的反竞争行为非法维持其在个人社交网络领域的垄断地位,称 Facebook 收购 Instagram 和 Whatsapp 损害了竞争、消费选择权也受到损害。

近期,Meta 旗下的虚拟现实耳机制造商 Oculus 及其对 GIF 图片供应商 Giphy 的收购也引起了监管机构的关注和审视。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国会正准备就《美国创新与选择在线法案》的立法进行投票。如果这项针对科技巨头的反垄断法案得以实施,Facebook等科技巨头势必将面临更加严峻的监管风暴。

另一方面,TikTok的迅速崛起也给Facebook带来了不小的竞争压力。Sensor Tower 商店情报数据显示,2022 年 5 月,抖音及其海外版 TikTok 以超过 6400 万次的下载量继续位居全球移动应用(非游戏)下载榜首。Meta 应用程序系列位居第二,Instagram、Facebook 和 WhatsApp 位居第四。

2020年,为了对抗抖音带来的短视频流量压力,Meta在Instagram上推出了短视频功能Reels。今年,该公司为全球所有 Facebook 用户推出了 Reels,试图加强与 TikTok 的斗争。

扎克伯格曾对 Tiktok 表示,TikTok 是一个非常大的竞争对手,并且还在以非常快的速度增长。虽然我们的发展非常快,但我们的竞争对手也在迅速增长。他表示,他对 Reels 的发展持乐观态度,但仍有很多工作要做。

种种迹象表明,在日益激烈的行业竞争中,Meta正在努力稳固其“一哥”的地位。此前,Meta 计划推出面向 13 岁以下儿童的儿童版 Instagram,以争取青少年用户,但由于立法者和家长团体的反对而被暂停。值得一提的是,有当地媒体报道称,Meta 正在要求咨询公司策划一场旨在让美国公众反对 TikTok 的全国性运动。

多重压力下,扎克伯格的元宇宙转身能否帮助他重建互联网王国?中国青年商会创会会长谭开诚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各行各业的企业都在关注疫情下的元界发展,很多巨头都在布局。但在商业应用和价值实现方面,目前市场上还没有一个元界相关产品能够充分体现出来。Facebook更名为Meta,不仅是为了迎合当下的潮流,也是为了定位自己,抢占先机。元界热潮下的机会,在比较优势下能够通过自己的条件。庞大的用户数量驱动着元界的发展,

未来不可预测,但未来的元界江湖中不会有桑德伯格。

至于今天的Meta,外界普遍认为桑德伯格的离去必然会带来沉重的“断臂之痛”,但也有分析师认为华尔街并未被消息吓倒,仍看好公司前景。伯格的离开并不意味着 Meta 面临迫在眉睫的挑战。

2022年,地缘政治风险加大,资本市场动荡,更严格的合规监管将日夜吊在科技巨头的脖子上。在这些环境因素下,Facebook等科技巨头如何突围成为焦点。桑德伯格宣布离职后,人们对Facebook有了更多的想象空间,这家蓬勃发展的初创公司和常年穿着帽衫的年轻人能否在下一个互联网洪流中继续站稳脚跟?

图片[1]-扎克伯格告别文细述:我不计划取代她在现有结构中-唐朝资源网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57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