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高校毕业生规模预计达1076万,创下了历史新高

原申途团队申途

图片[1]-2022年,高校毕业生规模预计达1076万,创下了历史新高-唐朝资源网

由 shentucar 原创

作者 |周继峰

编辑 |黎明

2022年,高校毕业生人数预计达到1076万人,比去年增加167万人,创历史新高。同时,大型互联网公司招聘需求减少,公考考研竞争激烈,应届毕业生就业压力加大。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集成电路和微电子科学与工程专业的毕业生在离校前就已经拿到了各大公司的高薪offer。一位集成电路专业的应届毕业生告诉申途,他们根本不担心找工作。

核心卡脖子的缺失,在国内掀起了一股自研芯片的热潮。热钱涌入半导体竞赛。 2021年我国芯片半导体产业投融资总额将达到3876亿元,远超2020年的1098亿元。

行业火爆,但人才不够。一份研究报告预测,到2023年,我国IC人才缺口仍将超过20万。如果将各产业链上游的产业技术工人、材料领域和装备领域纳入统计范围,人才缺口远不止于此。

芯片行业是技术密集型行业。除了有钱,最重要的是创始团队足够好。优秀的人才往往异常稀缺和有限,供需矛盾引发了芯片行业的“人才大战”。

其实这场抢人之战从2019年底就打响了,但两年后的今天,不仅没有结束,反而愈演愈烈。

工程师比老板贵?

“很多芯片相关专业的应届毕业生在毕业前就已经被芯片公司预定了。”中关村智友天使研究院副院长应飞告诉申途。

而略显经验的芯片工程师,却成了人才招聘市场上的一颗甜饼。

曹晓是一名SoC芯片设计工程师。他刚加入一家芯片公司半年,工作经验很少。即便如此,他平均每周还是会接到猎头公司的四五个电话。工资不低。初创公司从加薪50%开始。大公司相对较少,但也可以加薪20%-30%。

“前几年,猎头更愿意雇佣至少有两三年行业经验的人,但轮不到我们。”小草说:“不过现在半导体太火了。”

初出茅庐的初级芯片工程师被大公司疯狂抢劫,这只是抢劫战争的一个缩影。

安迪是一家芯片公司的人力资源部,在过去的几年里,他一直在想他可以在哪里招聘人员。 “大大小小的公司都在抢人,芯片行业的招聘是地狱。”

即使是猎头公司也面临着找不到人的挑战。 Leo 是一家猎头公司的合伙人。他这样形容今年的招聘市场:“坑还是比人多,一根‘胡萝卜’有N个‘坑’,竞争还是很激烈的。”

与互联网行业相比,芯片行业具有一定的特殊性。招聘门槛更高。从业者必须至少具有专业背景,最低学历必须是硕士学位。因此,经过筛选,实际上只有极少数。人。

JobMorse 创始人艾伦在 2019 年创立了猎头机构,但在半导体领域,他发现同一个人在挖、挖。 “我们已经很久没能找到新人选了,整个圈子太小了,候选人也互相打听,看新工作比较保守。”

由于人才短缺,整个行业的工资开始上涨。

“现在抢人多夸张啊。前几年毕业的应届硕士毕业生平均年薪在20万左右。到2021年,平均年薪开始大幅上涨,部分创业公司可以达到40万左右的水平。 ,接近大互联网公司的薪资水平。”Leo指出:“2022年差不多就是这个价了。”

图片[2]-2022年,高校毕业生规模预计达1076万,创下了历史新高-唐朝资源网

对于具有3-5年工作经验的芯片工程师,他们在整个行业中更受欢迎。 Leo透露:“现在这种人才在创业公司甚至可以拿到70万-100万的年薪。虽然芯片行业100万的年薪不是普遍现象,但确实存在。”

行业加薪幅度过大,甚至出现严重的薪资倒挂。一些芯片创业公司的老板,如果不包括期权和股票,是拿不到100万年薪的,但他们手下的工程师却要求年薪100万。 “有时新入职的应届毕业生的工资比他们的直接领导要高。”雷欧叹了口气。

但是这波涨薪潮并没有波及到芯片产业链的每一个环节。芯片行业分工明确。具体分为设计、制造、包装三大环节。在这波抢人潮中,最终抢人的大多是芯片设计公司。

“芯片设计公司其实是轻资产公司,主要靠人才和经验,成功概率很高。因此,大量的芯片设计公司可以筹集资金,有资本抢人。”里奥解释道。

但是,制造和封装不同,尤其是芯片制造,技术难度最大,投资成本最高,风险也最大。而且,大陆芯片制造实力较弱,很少有企业家敢碰芯片制造。 Leo指出,“因此,芯片制造企业在抢人方面并没有优势,甚至很多芯片制造企业的工程师都在芯片设计公司寻找职业机会。”

为什么人才短缺?

最大的问题之一是,为什么芯片行业这么久了,人才还是短缺?

一方面,有更多的公司最终抢劫了人。

在政策和资本红利的“诱惑”下,整个行业涌现出一大批芯片创业公司。仅2021年,国内芯片设计公司将新增600多家。各有实力的科技巨头也纷纷入局造芯。

大量的初创公司获得了融资,有了这笔钱,他们迫切需要建立自己的团队。 “行业参与者众多,但高端人才或经验丰富的人才需要时间积累。”英飞指出。

另一方面,国内芯片行业的人才储备并不多。

《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人才发展报告(2020-2021年版)》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集成电路相关毕业生规模在21万人左右,其中仅1人3.77% 是集成电路相关的毕业生。专业毕业生选择进入行业,80%以上转行。

图片[3]-2022年,高校毕业生规模预计达1076万,创下了历史新高-唐朝资源网

长期以来,中国的半导体产业不被社会重视,常年坐在板凳上。

虽然近年来芯片行业的薪酬有所上涨,但过去芯片人才的薪酬普遍偏低。据《中国集成电路人才白皮书》统计,2019年第二季度至2020年第一季度,国内半导体行业税前平均工资为每月12326元。其中,半导体行业研发岗位平均税前工资为每月20601元。

同样是技术人员,薪水高,出路好;硬件不好,不仅工作辛苦,而且工资低。于是,一大批芯片人才纷纷转战互联网。

此外,国内芯片行业也在流失人才。小草告诉申屠,他身边的同学,除了博士,大部分都去了外企。 “即使现在这个行业的工资已经上涨,人们更倾向于去外国公司。”

与西方国家相比,我国在半导体产业上投入太晚,技术与国外芯片企业差距较大。 “所以人们更愿意去外企,可以学到很多东西,职业发展路径也比较清晰。”小草说。

本身存量不多,半数以上的互联网厂商和海外芯片公司仍处于瓜分状态,芯片人才极度稀缺。

而且,国内芯片人才与市场需求不匹配。

中科院计算所研究员胡伟武曾向媒体指出,我国芯片产业人才培养极不平衡。大部分人才集中在技术应用层面,但研究算法、芯片等底层系统的人才太少。

“因为我们相关的芯片行业还没有起步,很多芯片行业都是白手起家,所以在很多领域,人才库几乎是空白。”艾伦告诉申屠。

人才培养周期慢,再加上存量少,大家还在互相挖角,人才荒爆发了。

泡沫什么时候破?

这场抢劫大战什么时候结束?

短期内似乎没有尽头。清华大学教授王志华曾在个人微信公众号上发表文章称:“集成电路领域的人才匮乏在短期内必然也必定是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集成电路公司不是解决方案。解决问题的办法。”

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只有行业洗牌期到来,人才短缺才会少。

事实上,在国产芯片更替和“芯片荒”浪潮的推动下,大量创业者涌入芯片行业,在半导体电路中逐渐积累了相当数量的泡沫。

p>

资金过热,很多公司夸大了估值,甚至很多投机者也参与其中。 “前几年没有VC,没有芯片投资的时候,芯片公司很容易拿到融资,只要我说要开发某个芯片,做个小demo就可以拿到融资。所以,这个行业骗子很多。”一位业内人士指出。

但对于芯片公司来说,事情并不那么容易。

2019年是国内芯片行业的创业高潮。 2019年以来,国内很多初创的芯片企业已经走过了三年,是时候看产品、核心技术和商业化能力了。而且,首都的冬天已经到来,肉眼可见。清科数据显示,2022年一季度,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共投资2155笔,同比下降27.5%,投资者极度谨慎。

这波崛起的芯片公司主要针对中低端芯片。很少有企业敢于为高端芯片而死,导致产品同质化严重。

图片[4]-2022年,高校毕业生规模预计达1076万,创下了历史新高-唐朝资源网

以MCU芯片为例,这个市场已经诞生了很多巨头,比如瑞萨电子、恩智浦、英飞凌等。不过,国内芯片厂商依然扎堆进入MCU市场,但在产品序列、工艺技术、性能参数等方面几乎对标进口品牌。

在产品同质化竞争下,大量中小芯片企业只能靠低价竞争生存。

小曹用这个比喻来解释芯片行业的商业逻辑:“在同一个芯片上,如果A公司先开发,就会有先发优势,已经做出来了,可以卖了上一代的芯片降价了,那么B自主研发的芯片甚至无法收回研发成本。”

研发实力薄弱、没有先发优势的芯片企业要么面临恶性竞争,只能亏本盈利,要么陷入有产品无销售的尴尬境地。

如果是2019年成立的公司,基本已经到了tape-out(试产)阶段,部分已经开发成功,甚至已经开始上市销售。而这也意味着行业洗牌期即将到来。

Allan 也同意这个观点:“有些创业公司倒闭了,有些人才可以回归市场,应届毕业生又重新进入市场,而有些海外人才也愿意回来,这个行业并非如此辣的,人才不用抢。”

*正文中的标题图片和附带的图片来自pexels。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小曹、Leo、Allan均为化名。

你看好国产芯片吗?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01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