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北宋三大文人集团》著作篇幅不大字

上海古籍出版社2021年出版的王水钊新作《北宋文人三群》,是在其近40年出版专着的基础上编撰而成的学术专着,其中部分是学术观点和研究成果早已为学界所理解和接受,现将其系统整理整理成册,集中呈现中国古代文学史长期研究与治理的最新成果,尤其是宋代文学史,鲜明地体现了其学术特色。 .

这本书不是很长,不到30万字。本书包括对北宋三大文人群体特点的概括介绍、文人联盟思想的文化背景,以及对干(未言)帮派、欧(杨修)家族的序言,还有苏(施)家的“光棍”。组三章,《结语:后苏东坡时代》。王先生认为:“在北宋文学团体中,有乾隆时期的洛阳幕府辽佐集团,嘉佑时期的欧阳修编经部剧组,还有苏氏编经‘光棍’。元佑时期的团体发展水平最高,具有一定的文学社会特征,对整个北宋文学的发展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北宋文人三群:序》)

这本书是王先生早就打算写的专着。 1987年,当他在复旦大学助教培训班开设“北宋文人三群”课程时,他的工作结构和内容已经很清楚,可以付诸实践。他在当时的《教学大纲》中写道:“本课程在详细描述北宋三大文人群体的思潮和文化背景的成熟度和文化背景上,北宋三大文人群体的教化、交谊、创作。北宋标志着北宋诗文革新运动最高成就的作家是,以及群体在其成员的心态和创造等机制上的交融和竞争,从而揭示了北宋文学真实而感性的历史内涵,阐释和回答了北宋的一些重大问题。宋文学从文学群体的具体角度出发,探讨一定的文学规律、经验和教训。习惯了研究、教学、写作的工作方式,不急着写书。这本书经过近40年的打磨,终于在弟子和出版社的推动下出版了。虽然王老师表示自己还是有些遗憾,还有计划的章节未完成,但好在书名和要点在这本书中已经透露了端倪,算是一部成熟的专着,体系完整,结构严谨,体现了他对北宋文学的长期思考。值得一提的是,王先生虽然自1950年代起就发表作品,但着有各种个人散文集,合着多部专着和传记,编纂各种古籍,着有不少著作。这本书是他独自撰写的第一部学术专着,也是撰写时间最长的一部。可见王老师对这项工作和这个课题的重视。

一个

看完这部作品,一个强烈的感觉是,历史学家的自觉,或者说贯穿文学史的自觉,是这部作品的一个鲜明特点。王先生指出,北宋三大文人群体具有相辅相成的特点:“以钱唯言、欧阳修、苏轼为首领的文人群体,世代相传,形成系列:前一组为后一组培养,后一组的领导者都是前一组的关键成员,因此,组的文学观念、目的、风格和风格都是一脉相承的。 。” (《北宋三大文人群体:序》)三大文人群体几乎囊括了北宋所有的文学大师和名家,包括欧阳修、梅尧臣、曾恭、王安石、三素(苏洵、苏轼、苏哲)、苏门四士(黄庭坚、秦观、张磊、晁不智)等。尤其是从偶门到苏门,标志着嘉佑和元佑两个文学高潮的到来。因此,王先生对北宋三大文人群体的研究,是为了描述一部简明扼要的北宋文学史,但它突破了通常文学史教科书的写作风格,以文学团体的研究。这一突破与王老师的学术经历密不可分。

先生。王先生自1950年代中期在北京大学中文系学习以来,一直从事中国文学史的研究和研究。当时,北大中文系有老一辈文史学家游国恩先生和青年骨干吴晓如先生等著名学者。大学期间,王先生先后参与撰写了两部由北京大学中文系1955级集体署名的《中国文学史》。 1960年大学毕业后进入中国科学院(现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文学研究所工作。在文学院,他受到所长何其芳先生和前任钱钟书先生的启迪指导,并参与了文学院集体署名的《中国文学史》的撰写。 1978年调入复旦大学中文系,一直从事中国文学史的教学和研究工作。复旦大学中文系的同事包括老一辈朱东润老师和与王老师同年的张培恒老师。王老师在复旦任教中成长,学术研究逐渐成熟。在本书新书的研讨会上,王老师说:“我参与了三部文学史的写作,如果我用‘文学史’来贯穿我的学术经历,那就是在读文学史。北大,从北大到社科,文学院专门研究文学史,再到复旦,就是教和研究文学史。那个时代总是受制于文学史的教科书模式,即时代顺序是以作家作品案例研究为基础的,这种教授古代文学史系统知识的模式自然有其优势,但不能算是古代文献研究的全部内容。”基于这种认识,王先生在这部作品中有意识地突破了文学史惯用的教科书式格局,以文学群体为考察对象。王先生认为:“文学群体是作家个人与社会之间的中介。 (包括文学社,即文学界)。文学作品通常是作家个人精神劳动的产物,但要完全封闭自给自足的心态是不可能的。结构内的文学创作必然会受到社会环境、时代精神、文学氛围等的深刻影响。个体作家自发的社会化要求呼唤着文学群体的诞生,进而推动个体社会化的发展和实现。从群体中获取大量社会信息,感受文学风格,培养和培养自己独特的文学个性;时尚和风格影响着整个文学界和社会。群体在内部发挥交融、竞争等多种机制,与外界产生各种纵向和横向关联,从而形成多方位、多层次的图景。这是一个错综复杂的互动文学场景。是从文学群体的角度观察一个时期的文学现象的有效途径。”(《北宋文人三派·结语:后苏东坡时代》)

在这部作品中,王先生沿着这条道路从文学界的角度进行观察和研究,同时追溯源头,串联历史线索。例如,该书回顾了欧阳修的古文写作过程,从尹洙学习古文到成为文宗一代,再到与曾公相传。朱印是钱(魏延饰)教辅组中擅长写古文的重要作家。欧阳修成为文宗一代的关键,在于他的古代散文理论和写作实践超越了尹朱,确立了宋代散文朴实、自然、流畅、委婉的群风,谱写了宋代散文的新篇章。中国散文。这样的评述,清晰地勾勒出了北宋中前期古文字的发展轨迹。又如嘉佑二年,欧阳修知道进贡,收进了三百多位进士,包括他最喜欢的弟子曾恭和苏轼,以及后来成为欧门进士集团骨干的苏哲。该书揭示了嘉佑二年贡事事件的文学历史意义,认为这一事件对宋代偶们的构成、文风的改革、文学的发展方向等方面具有重要意义。北宋的第一个文学高潮也同时出现。

第二

对问题的普遍认识是这项工作的另一个显着特点。王先生非常赞同何其方先生的要求,他的文章要有三个“新闻”(即新材料、新问题、新观点)。新材料和新问题。由于是在论文的基础上组织编写的,王老师的工作一直是带着问题的意识,抓住讨论中的主要问题展开讨论,处处可见他的独到见解,不烦人。

例如标志着北宋诗文革新运动最高成就的作家是,本书首次将钱木辽作组带入文学史领域,将其置于文学史的长廊中,系统全面地介绍。陈尚军先生在本书新书研讨会上指出,朱东润先生在《梅尧臣传》中对钱惟彦治下的洛阳文人聚集现象有一定的牵连,但. 王水钊考虑到了这个问题。全面深化和拓展,对谢江的角色、钱惟彦的文采和激励、幕府人物的构成等进行了完整的、立体的勾勒和呈现。朱老认为留守西京的官员钱惟彦是洛阳第一大官,但他是诗人,所以他把梅耀臣等人当作诗人一视同仁;河南府宣判,其在洛阳的地位仅次于钱惟彦,“在谢江的带领下,洛阳成为文人墨客的中心,是文学史上所描述的宋代的诗文创新。是在这种情况下推出的。”;“但当时并没有创新的需求。”梅耀臣、尹竹、欧阳修只是在钱唯言、谢江的带领下进行创作活动,刘宗元、元真、白居易没有相同的创作动机,这并不是贬低梅耀臣等人。人,但只是当时的事实。”作为传记,朱老的《梅尧臣传》将钱唯言、谢江等人评论为梅尧臣的好友,当然也指出了梅尧臣圈子的特点。团的层次,第一次提出了“钱帮扶团”的现象。一个团总是有核心和领头羊的。即使这是一个没有旗子的团。王总指出,“钱唯言”他是一个充满政治权力欲望和艺术审美追求的矛盾复杂的人”,而他在西京时作为“文艺沙龙”老板的角色“直接促成了文人群体的形成”。其文人包容的特点和奖赏后人的精神,使他在这个文人群体中所扮演的核心角色不可替代。正是凭借他的包容,欧阳修和梅尧臣取得了初步的创作收获。不仅在官位上仅次于钱惟彦,在文人群体中也不如钱氏重要。”王先生还对这个群体的构成进行了详细的考察,对这个群体的特点进行了精准的分析,并认为“对文学和文化的共同热爱和热情是这批文人聚集的基础”。 “这是一个互动功能互补、选择优化的文学群体,也很容易获得文学的整体优势和影响力。”这样一来,这个文坛的讨论就很充分了。这是王先生对宋代文学,尤其是北宋文学进行全面考察和长期研究后发现的。

又如,本书通过对苏门《千秋岁》唱词和歌词的研究,对歌词中看到的元佑党人的降级心态进行了微妙的分析,这也是开创性的。这些开创性的问题极大地推动了北宋文学的深入研究。对于学术界已经研究过或个人尚未发现的课题,本书不作扩展或省略。例如,考虑到欧阳修在文坛的主要贡献是领导古代散文运动,该书欧(阳修)士群篇章的重点落在散文上,而省略了诗歌和词。这种着眼于重要话题,注重讨论而不是包罗万象的写作方式,也与文学史的一般写作方式有很大不同。

先生。罗玉明曾多次评价王水昭先生的学识:“首先,王先生有‘一代之学’,即他对宋代文学研究的贡献”; “王先生除了一代人的学问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方面的研究’,那就是中国古代文学研究”; “除了这两点,我还要谈一下王先生的‘一致性研究’”,他所有的学术研究“一贯是:努力去体验和理解中国文化的整体传统,在中国文化中继承和发展。文学研究的工作,使其对当前民族文化的建设和发展起到有益的作用;而这一切都没有偏离它。一个现代的、国际化的视野”(见《半孝居文学路》,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5).可以说,王先生的《北宋文人三群》一书集中体现了他一代学、片面学、一贯学的成就。

“持续学习”是指王老师的学术方法。就王先生的学术领域而言,可以补充和强调的是,王先生也有“一人之学”,即他对苏轼研究的突出贡献。王先生是公认的当代研究苏轼的第一人。王水钊文集十卷,是他毕生学术成就的巅峰之作,预计将于今年内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其中只有四卷专门研究苏轼。在《北宋三大文人群》第三章对“苏(士)人‘士’群”各节的讨论中,可以领略到王先生对苏学研究的广度和深度。石和他的苏门“学者”小组。

先生。王先生的工作,包括他早前发表的相关论文,在学术界引起了热烈反响。他的研究成果已被学术界所接受,他的研究方法也为以后的研究提供了充足的条件。它可以称为文学史研究。模范作品。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217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